2018年5月7日 星期一

南宋帝國的暴君

 南宋帝國短短的六十年壽命中,共九任皇帝,而六任皇帝是暴君:第二任劉義符,第四任劉劭,第五任劉駿,第六任劉子業,第七任劉彧,第八任劉昱。
歷史上只有這個政權擁有這麼多暴君,恰恰佔全部君主的三分之二。
  第一任皇帝劉裕死後,他的兒子劉義符就因過度荒暴被托孤的大臣們罷黜而殺掉。

劉義隆是劉義符的弟弟,他在第三次北伐失敗的明年(四五三年),被他的兒子劉劭所殺。
弒父兇手坐上金鑾殿後,採用血腥手段鎮壓反抗,但不久仍被他的弟弟劉駿擊敗處斬。
劉駿的凶暴不亞於他的哥哥劉劭,而性情更為卑劣。
皇宮裡有一個小型博物館,劉裕把他貧賤時給人當傭工使用的燈籠麻繩之類的東西,陳列在那裡,目的是讓他的後裔子孫們觸目心驚,因而體念祖先創業的艱苦,戒慎恐懼,特別警惕。
劉駿即位後不久,前去參觀,隨駕群臣齊聲讚揚,可是劉駿卻羞愧難當,認為是莫大恥辱,指著老祖父劉裕的遺像說:「他不過一個莊稼漢,混到這個地位,豈不有點過分?」
他竟會有這種反應,在墳墓裡的老祖父恐怕會大出意外。
  六十年代四六四年,劉駿逝世,十六歲的兒子劉子業繼位,他的母親王太后病重將死,派人喚他,他說:「病人住的地方鬼多,我怎麼能去?」

王太后大怒喊:「拿刀來剖開我的肚子,怎麼生出這種畜生?」
劉子業疑心他叔祖劉義恭對他不利,親自率領軍隊到劉義恭家,把劉義恭和他的四個兒子一齊殺死,然後支解四肢,剖出腸胃,又挖掉眼睛泡在蜂蜜裡,名「鬼目粽」。
劉子業把姑母新蔡公主接進皇宮,收為姬妾,而把姑父殺掉。
他對所有的叔父都不放心,索性把他們集中起來,在宮中囚禁,隨意毆打,或者在地上拖來拖去。其中三位叔父:劉彧、劉休仁、劉休佑,都很肥胖,劉子業特地製造一個大竹籠,把他們裝到裡面,封劉彧為「豬王」,劉休仁為「殺王」,劉休佑為「賊王」。
而對劉彧尤其憎惡,每頓飯時都把劉彧的衣服剝光,讓他像豬一樣用嘴去木槽裡吞食。
有十幾次,劉子業要殺劉彧,都靠劉休仁伶俐的諂媚解救。有一個官員的妻子懷孕,劉子業把她接到皇宮,準備她生下男孩,就立為太子。
正當這個時候,劉子業忽然大怒,命人把劉彧綁起手足,用棍子抬起來送到廚房殺豬。
劉休仁在旁陪笑說:「豬今天不會死。」
劉子業更大怒,劉休仁說:「要到皇子降生殺豬時,豬才會死。」
劉子業大為高興,劉彧才死裡逃生。劉子業把所有王妃公主,召到皇宮,命他左右親信,輪流姦淫。
他的嬸母江妃拒絕,劉子業打她一百皮鞭,並把她三個兒子處斬。
又叫宮女裸體在院子裡追逐,一個宮女不肯,立即被砍頭。晚上,他夢見一個女子向他咒罵,第二天就找到一個跟夢中女子面貌相似的宮女殺掉。
晚上,又夢見被殺的宮女向他咒罵。於是女巫說皇宮裡有鬼,劉子業就手執弓箭,到處射鬼。
等到射鬼已畢,專門管理衣服的宦官壽寂之,乘左右無人,拔刀而上。
這個兇惡的大孩子急向後逃跑,口中連喊「寂寂」,但終於被追上砍死,只有十七歲,正是高中畢業班的年齡。
「寂寂」是什麼意思,沒有人知道。
我們猜想,可能是呼喚「寂之」求饒,因過度恐懼,發音不能完整。
  劉子業死後,豬王劉彧被劉休仁等一些親王,擁上寶座。

劉彧本來性情很溫和,也很敦厚,所以才心廣體胖。然而,權力變更人性,無限權力無限地變更人性。
劉彧當了皇帝之後,不久就變成另外一種人。首先他把兄長劉駿的二十八個兒子,全部殺掉。接著再把同他一塊在劉子業手中共患難的弟兄,也全部殺掉,包括自幼跟他感情最篤,而又屢次救他性命的弟弟劉休仁在內。
劉彧把劉休仁喚入皇宮,逼他服毒之後,下了一道詔書宣佈罪狀說:「劉休仁結交禁軍,圖謀叛亂,我不忍當眾殺他,只向他嚴厲詰責,他慚愧恐懼,自行服毒。」

  七十年代四七二年,劉彧逝世,兒子劉昱繼位,年僅十歲,還不能做出太大的壞事。可是,到了四七七年,他十五歲時,劉彧遺傳的劣根性完全暴露。

劉昱不喜歡宮廷的拘束生活,只喜歡穿著短衫短褲,四出遊蕩,累了就躺到街邊休息。他絕頂聰明,除了不會做皇帝外,其他什麼都會,像剪裁衣服、縫製帽子,以及各種很難演奏的樂器,一經學習,即行精通。
他最初很樂意跟街市上販夫走卒打交道,當別人不知道他是誰,因而跟他發生爭執,辱罵他時,他感到很新奇地欣然接受。
但不久就擺起架子,隨從的人都帶著刀槍,一出宮門,即宣佈戒嚴,來不及躲避的,無論是人或是家畜,一律格殺。
首都建康(江蘇南京)幾乎成為廢墟,千家萬戶,晝夜閉門,街道像墓道一樣寂靜。
劉昱身邊不離鐵釘鐵錐,一天不殺人,就不快樂。
有一次他率領衛士去殺杜幼文等三位部長級官員,連同懷抱中的嬰兒,都被剖開腸肚,剁為肉醬。
又有一次他闖進禁衛軍總監部(領軍府),看見禁軍總監(中領軍)蕭道成正在睡午覺,肚子很大,深感興趣,引滿弓箭要射,左右急忙勸解說:「大肚子固然是個好靶,可是一箭射死,以後就再也沒有了,不如改用草箭,射了還可再射。」
劉昱於是改用草箭,一箭正中肚臍,大笑說:「我這一手如何。」這一手當然很好,蕭道成遂決定除掉他。
劉昱短促一生的最後一天是牛郎織女相會的七月七日,衛士楊玉夫乘劉昱睡覺,用劉昱床前殺別人的佩刀,砍下劉昱的頭,獻給蕭道成。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