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3日 星期六

美國華僑的歷史

   中國人最早集體到美國是在1848年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發現金礦的時候。
當時廣東省台山、新會、開平、恩平四邑的人,紛紛結伴前往加州淘金。
他們都是坐在外國船上不通風的貨艙裡,幾十天吃、喝、拉、撒、睡都在裡面,像裝豬仔一樣地運到美國,到加州的峽谷地區的河邊,用篩子淘金,維持生活。

  加州正式加入美國聯邦後,就開始了歷史上一連串的反華工運動。

1850年加州通過外籍礦工執照法,每人月收執照費20元,再加上官員的抽成剝削,甚至寫假收據,以及稅吏的追索捕打,華工多半從峽谷地區逃到舊金山,有的絕望回國,有的因無顏見江東父老而不願回國,就留在舊金山,什麼下賤勞苦的工作都做。最普遍的就是洗衣。
因為洗衣不需本錢,也由於加州正在開發時代,男多女少,很需要這個行業;同時這種勞苦利薄的事,白人也不願做。

  在當時反對華工的情況下,打中國人已經成為白人的消遣。

在大街上揪著華工的辮子叩響頭,必引起路人的圍觀、喝彩,就像王胡在未莊打阿Q一樣。
警察對這種無故毆打不但不干涉,甚至看到華工流鼻血就認為他跟別人打了架,把他抓了起來。

  自1850年到1860年間,華工任意被殺戮,多少人慘死異鄉。

當時的清政府不但不保護華僑,華僑回國按最早的大清律還可能被殺頭。

  1864年美國修建橫貫大陸的鐵路,從東西兩岸同時開工。

白人為了利用廉價勞力,想到了「能修建萬里長城」的華工。
他們開始有計劃地在廣東招雇了一萬多名華工,仍以載豬仔的方法運到美國。為他們修路。

  這些華工什麼苦都能吃,什麼活都能幹。

他們在工地紮營做飯,晝夜不停地工作,並且提出與從東往西鋪路的愛爾蘭工人競賽。
華工的最高記錄是日鋪10.6公里,遠超過愛爾蘭工人。
但當東西兩邊舉行盛大的接軌通車大典時,卻把華工趕得遠遠的,不許他們參加。
當時華工十分氣憤,就把接軌用的最後一塊枕木藏了起來。
當進行接軌儀式而找不到枕木時,人們才看到一位肩扛枕木的華工走出來。
華工的貢獻沒有得到應有的報償。
直到十幾年前,美國橫貫鐵路一百週年紀念日,才在接軌的地點加樹了一塊牌子,表彰華工的貢獻。

  橫貫鐵路修成,華工的地位稍見提高,但接著又引起了一個新的排華運動。

當時留美華工總數有6.3萬人,橫貫鐵路修成後,不但全部失業,且橫遭殘殺、驅逐。
這一排華風潮,也牽涉到當地的經濟矛盾。
橫貫鐵路修成之後,西部的很多企業就被代表東部財閥的鐵路大王控制了,當地的人因不滿而遷怒於修路的華工。
特別是在修路工作結束後,穿著短打唐裝、留著長辮子的失業華工,為了求生,不計工資、不計勞苦,什麼工作都做,更引起本地工人的嫉恨。
他們認為華工奪去了他們的就業機會,於是集體湧向華工聚集的地區,殺害華工,燒燬房屋。
1886年,華盛頓州的西雅圖市更制定特別立法,強迫華人限期離境。
從此,美國的西部各州,「排華」成為民主、共和兩黨爭取選票的口號。

  在這種情況下,倖存的華僑雖生猶死。

當時的法律規定,華人不能歸化為美國公民,不許擁有房地產,每人付人頭稅10元,頭髮不得超過1寸,遺骨不能出境,洗衣坊必須備有收貨送貨馬車,只允許在磚房開業……專門控制華人的法令多如牛毛。

  1906年舊金山大火之後,法律才允許在美國出生的中國人可享有公民權。

這條法律看來雖似民主,但實際是個笑話。
因為到美國的華工中很少女性,男性華工根本沒條件結婚,離開美國以後就不能再回去。
有的人辛辛苦積了點錢,就回到廣東四邑娶妻養老,有的打一輩子光棍,終老異鄉。

  以直系親屬身份到美國的華僑也受盡辛酸凌辱。

他們到達舊金山後,先被關在一個小島上拘留調查。
此種調查少則二周,多則半年,被反覆盤問,拳打腳踢。
你說的每一句話都記錄在案。不少人病死在拘留所,不少人因偽造父子關係而畏罪自殺。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因中美成為盟友,美國取消若干排華政策,華僑的地位才逐漸得到改善。


  美國華僑在過去二十年中也有了巨大的變化,造成這個大變化的主要原因,是1962年美國移民法的改變。

新法採取平均制,給中國的配額從每年數百人增加到兩萬人。
結果是大批中國人從香港、台灣等地移民到美國,給舊金山和紐約的唐人街帶來空前的繁榮和人口膨脹,也帶來很多意想不到的問題。
移遷美國之前,人們對這個金元王國充滿幻想,所以不惜工本,不擇手段,千方百計到美國去。
到美國後才發現,美國雖大,因為自己不會說英文,只能在唐人街求生。
唐人街是個貧民窟,首先受到華僑地頭蛇的盤剝。
這裡工資低、生活費用高,在港時爸爸一個人作事即可維持全家,到了唐人街父母都得打工,還入不敷出。
孩子進當地的學校,由於英文跟不上造成留級、休學,又因家裡太小不能存身,就在街頭遊蕩。
唐人街和意大利人、波多黎各人的貧民窟相連,這些地區的少年幫就和唐人街的少年發生打架鬥毆。
唐人街少年為了自衛,也結成少年幫,除自衛與外幫打鬥外,為爭唐人街的地盤也互相殘殺起來。
二十年前的唐人街雖窮,但治安譽滿全美,今天的唐人街已成恐怖地帶,打、砸、搶事件層出不窮。

  此外,這些移民的孩子上學後,沾染上美式生活,放蕩、吸毒、亂交。

父母終日為三頓飯辛勞,孩子走向墮落,很多父母因失望害了神經病;孩子們因為與父母生活、思想完全不同,輕則離家出走,重則自殺抗議。

  今天留美華人總數約70幾萬,其中有10多萬是知識分子。

他們分佈在全美80多個大學之中,擔任教授的有1500多人,任系主任的有30多,其餘分佈在大學或商業研究機構。
他們雖然在生活、思想上不見得和美國社會心心相印,但大多生活在美國人中間,和唐人街的關係只是去吃飯或買中國雜貨。




  

Author:《漫話美國新聞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