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5日 星期五

我的世界觀(節錄)

   我們這些總有一死的人的命運是多麼奇特呀!
我們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都只做一個短暫的逗留;
目的何在,卻無所知,儘管有的自以為對此若有所感。
但是,不必深思,只要從日常生活就可以明白:
人是為別人而生存的——首先是為那樣一些人,他們的喜悅和健康關係著我們自己的全部幸福;
然後是為許多我們所不認識的人,他們的命運通過同情的紐帶同我們密切結合在一起。
我每天上百次地提醒自己:
我的精神生活和物質生活都依靠著別人(包括活著的人和已死去的人)的勞動,我必須盡力以同樣的份量來報償我所領受了的和至今還在領受著的東西。
我強烈地嚮往著儉樸的生活,並且時常為發覺自己佔有了同胞的過多勞動而難以忍受。

  我完全不相信人類會有那種在哲學意義上的自由。

每一個人的行為,不僅受著外界的強迫,而且還要適應內心的必然。
叔本華說:「人能夠做他所想做的,但不能要他所想要的。」
這句話從我青年時代起,就對我是一個非常真實的啟示;
在我自己和別人生活面臨困難的時候,它總是使我們得到安慰,並且永遠是寬容的泉源。
這種體會可以寬大為懷地減輕那種容易使人氣餒的責任感,也可以防止我們過於嚴肅地對待自己和別人;
它還導致一種特別給幽默以應有地位的人生觀。

  要追究一個人自己或一切生物生存的意義或目的,從客觀的觀點看來,我總覺得是愚蠢可笑的。

可是每個人都有一定的理想,這種理想決定著他的努力和判斷的方向。
就在這個意義上,我從來不把安逸和快樂看做是生活目的本身——這種倫理基礎,我叫它豬欄的理想。
照亮我的道路,並且不斷地給我新的勇氣去愉快地正視生活的理想,是善、美和真。
要是沒有志同道合者之間的親切感情,要不是全神貫注於客觀世界——那個在藝術和科學工作領域裡永遠達不到的對象,那麼在我看來,生活就會是空虛的。
人們所努力追求的庸俗的目標——財產、虛榮、奢侈的生活——我總覺得都是可鄙的。

 



Author:愛因斯坦     Provenance :《紀念愛因斯坦譯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