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0日 星期日

故用兵之具,盡在於人事也

   武王問太公說:「天下安定,國家沒有戰爭,野戰、攻城的器械,可以 不要準備嗎?防守禦敵的設施。可以不要建設嗎?」

  太公答道:「戰時的攻戰守禦器材,實際上全在平時人民生產生活的工 具中。

耕作用的耒耜,可用作拒馬、蒺藜等障礙器材;
馬車和牛車,可用作 營壘和蔽櫓等屏障器材;
鋤耰等農具,可用作戰鬥的矛戟;蓑衣、雨傘和斗 笠,可用作戰鬥的盔甲和盾牌;
钁鍤斧鋸杵臼,可用作攻城器械;
牛馬,可 用來轉運軍糧;雞狗,可用來報時和警戒;
婦女紡織的布帛,可用於製作戰 旗;
男子平整土地的技術,可用於攻城作業;
春季割草除棘的方法,可用為 同敵戰車騎兵作戰的技術;
夏季耘田鋤草的方法,可用為同敵步兵作戰的技 巧;
秋季收割莊稼柴草,可用作備戰的糧秣;
冬季糧食堆滿倉庫,就是為戰 時的長期堅守作準備;
同村同裡的人,平時相編為伍,就是戰時軍隊編組和 管理的依據;
裡設長吏,官府有長,戰時即可充任軍隊的軍官;
裡之間修築 圍牆,不得逾越,戰時即是軍隊的駐地區分;
運輸糧食,收割伺料,戰時就 是軍隊的後勤儲備;
春秋兩季修築城郭,疏浚溝渠,如同戰時修治壁壘溝壕。
所以說,作戰的器具,全寓於平時的生產生活之中。
善於治理國家的人,無 不重視農事。
所以必須使人民大力繁殖六畜,開墾田地,安定住所,男子種 田達到一定的畝數,婦女紡織有一定的尺度。
這就是富國強兵的方法。」

  武王說:「說得好啊!」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