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

富翁變成大力士

  明朝張崌崍為滑縣縣令時,有兩名大盜任敬、高章來到縣城,冒充錦衣 衛的使者,遞了名片拜見張公,並且湊近張公耳邊說:「朝廷有令,要公處 理有關耿隨朝的事情。」

  原來當時有位滑縣人耿隨朝,擔任戶政的科員,主管草場,因為發生火 災,朝廷下令羈押在刑部的監牢裡,張公聽到此事,更加相信兩人的身份。
任敬於是拉著張公的左手,高章擁著張公的背,一起進入室內坐在炕上。
  任敬摸著鬢角鬍鬚,笑著說,「張公不認識我吧!我是霸上來的朋友, 要向張公借用公庫裡面的金子。」
  於是與高章取出匕首,交叉架在張公的脖子上,說:「如果我們順利取 得金子,你就可以活命;否則匕首馬上取了你的性命。」


  張公絲毫不驚嚇,很從容的說:「你們所要的,並不是報仇。我就是再 笨,也不會因為財物而輕易的犧牲性命啊!況且你們已經自稱是錦衣衛的使 者,為什麼還要這樣暴露自己真實的身份,別人若是在外面偷看,發現此事, 這對你們相當不利。」


  兩個強盜覺得有道理。
  張公又說:「公庫的金子,都各有人收藏看管,拿來換取別種東西,容 易被發覺,對你們也不利。有一個辦法是,縣裡有許多有錢人,不如我全部 向他們借貸給你們。這樣你們可以安然無事,同時公庫的財物沒有損失,不 會連累了我的官職,豈不是一舉兩得。」


  兩個強盜聽了更加贊同張公的辦法。
  張公於是叫高章傳令,要屬下劉相前來。劉相是一位工於心計的人。
  劉相到後,張公隨意編了一套話,說:「我不幸發生意外。如果被抓去, 會很快被處死。現在錦衣衛的兩位先生,關係、力量都很夠,不想抓我。我 非常感激他們,想拿五千黃金當他們的壽禮,以表示我的心意。」


  劉相聽了嚇得吐出舌來,說,「到哪裡去拿這麼多錢?」

  張公說:「我常看到你們縣裡的人,很有錢而且急公好義,我請你替我 去向他們借。」
  於是拿出筆來,寫某人最有錢,可以借多少;某人中等,可以借多少; 一共寫了九個人,正好數量符合。所寫的這九個人,實際上都是大力士。


  劉相看了之後,恍然大悟。出了屋子,正巧冷風迎面吹來,張公就借口 說避一下風寒,又和二位強盜回到屋裡,拿出酒菜與他們應酬,而且自己先 吃先喝,好讓兩位強盜放心。


  酒才喝完,剛寫的那九個人,都穿著鮮麗的衣服,像富貴人家的子弟, 手裡捧著用紙包著的鐵器,先後來到家口,假裝說:「張公要借的金子都拿 來了,但是因為太窮,沒有辦法湊足所要的數目。」
  並裝出哀求懇免的樣子。
  兩位強盜聽說金子到了,又看到這些人果然都像有錢人的樣子,就很高 興的說:「張公真的不騙我們。」


  張公裝著要給他們金子的樣子,叫人拿來天秤、小桌子。

這時任敬坐在 客位,張公坐主位,中間隔著長桌子,如此一來,張公和任敬隔著一些距離, 可是高章本來就一直擁著張公的背,彼此貼得很近。

  張公站起來拿天秤的砝碼,對高章說:「你的長官正和我飲酒行主客之 禮,哪有空看砝碼。所以看砝碼秤輕重,就偏勞你了。」
  高章於是稍微靠近桌子,去看砝碼。
  此時另九個人則捧著包裹的鐵器,一起擁向前去,故意作出打開包裹取 出金子的樣子,張公趁此脫身,離開高章幾步,就在喊九人抓賊。張公向前 堂奔距,任敬起身撲向張公,卻趕不及,於是舉刀自殺。

高章也準備自殺, 被捕快抓了,拷問之後處死,在刑場中被分屍。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