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7日 星期一

後趙石虎

後趙皇帝石虎,比漢趙帝國第三任帝劉聰更凶暴百倍,他跟一條毒蛇一樣,腦筋裡只有兩件事,一是性慾,一是殺戮。
他在首都鄴城(河北臨漳)以南開闢了世界上最大的狩獵圍場,任何人都不許向野獸擲一塊石頭,否則就是「犯獸」,要處死刑。
官員們遂用「犯獸」作為敲詐勒索的工具,一個人如果被指控「犯獸」,就死定了或破產定了。
石虎不斷徵集美女,有一次一下子就徵集三萬人,後趙政府官員強盜般地挨家搜捕,美女的父親或丈夫如果拒絕獻出他的女兒或妻子,即被處決。
僅四十年代三四五年,就為此殺了三千餘人。
當美女被送到鄴城時,石虎龍心大悅,凡有超額成績的地方首長,都晉封侯爵。
但等到這暴政引起人民大規模逃亡時,石虎又責怪那些新晉封侯爵的地方首長不知道安撫人民,一律斬首。
為了容納這些美女,石虎分別在鄴城、長安、洛陽三大都市興建宮殿,動員人民四十餘萬,日夜不停地工作。
石虎又宣稱要進攻晉帝國,下令徵兵,家有三個男人的征兩人入營,製造盔甲的工匠就有五十餘萬人,製造船艦的工匠也有十七萬人。
這些工匠三分之二在徵調途中被水淹死,或被因田畝荒涼而出沒無常的野獸所吞食。
士兵比工匠更苦,後趙政府不但不供應糧食,每五個士兵還要獻出一輛牛車、兩頭牛和十五斗米。
人民賣子賣女來供奉石虎的揮霍,等到子女賣盡或沒有人再買得起時,世界上最和平善良的中國農民,便全家自縊而死,道路兩側樹上懸掛的屍體,前後銜接。

  石虎很愛他的兒子,他曾經大為詫異地說:「我實在弄不懂司馬家為什麼互相殘殺,像我們石家,要說我會殺我的兒子,簡直不可思議。」

他的長子石宣封皇太子,次子石韜封親王,這一對弟兄的凶暴行徑,不亞於老爹。
三四八年,石宣討厭石韜宮殿的梁木太長,派人把石韜刺死,並且準備把老爹同時幹掉,提前登極。
石虎的反擊迅速而殘忍,他率領妻子姬妾和文武百官,登上高台,把石宣綁到台下,先拔掉他的頭髮,再拔掉他的舌頭,牽著他爬到事先準備好的柴堆上,砍斷手足,剜去眼睛,然後縱火燒死。
石宣的妻子及所有姬妾兒女,全都被處斬,石宣的幼子才五歲,作祖父的石虎十分疼愛,他老淚縱橫地把孩子抱在懷中,當行刑官來拖孩子時,孩子拉著祖父的衣服大哭,小手不肯放鬆,連衣帶都被拉斷,但終被硬拖去殺死。
太子宮的宦官和官員,都被車裂。太子宮衛士十餘萬人,全部被放逐到一千二百公里外跟前涼王國交界處的金城(甘肅蘭州)。
  石虎的瘋狂獸性,為他所屬的整個羯民族帶來滅種噩運。他五歲孫兒臨死的一幕,使他一病不起。明年(三四九年),即行逝世。

兒子石世登極三十三天,被另一個兒子石遵殺掉。
石遵登極一百八十三天,又被另一個兒子石鑒殺掉。石鑒登極一百零三天,又被他的大將冉閔殺掉。冉閔是漢民族人,他下令說:「凡殺一個胡人,官員升三級,士兵升牙門將。」
僅只首都鄴城地區,被屠的就有二十萬人,包括羯民族所有親王大臣和販夫走卒。
人民對石虎暴政所蘊藏的憤怒,報復到整個羯民族身上,這報復是可怖的,羯民族從此在中國消失。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