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

"黑衫黨"進軍羅馬

  有時候,鄰居多了真的不是好事。
當法國還在為北部的鄰居磨刀霍霍而心神不寧的時候,南面的鄰居意大利卻已經在不經意間變成了舞刀弄槍的法西斯國家。

  意大利是現代法西斯專政的先驅。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不久,1919年3月,意大利一位鐵匠的兒子本尼托·墨索里尼(1883~1945)就在米蘭組建了第一個打手隊伍--"戰鬥法西斯"組織,自命為維持公共秩序的力量。
成員一律身穿黑衫,因此被稱為"黑衫黨"。
  1921年11月,墨索里尼又組建了正式的法西斯黨,並建立了法西斯外圍組織"國民工會",日益猖狂地進行"有組織的恐怖活動"。

為了廣泛招攬黨徒,墨索里尼大肆進行蠱惑人心的宣傳,還制定了黨旗和黨徽--一束棒子。
這種棒子原是古羅馬高級執法官的標誌,墨索里尼以此作為法西斯黨的黨徽。
一束棒子捆在一起,中間捆著一柄斧頭,棒子象徵人民,斧頭象徵領袖,意思是人民要絕對服從他們勇武的領袖。同時,這標誌也象徵意大利古代的光榮。法西斯黨還規定必須行羅馬式敬禮,高唱青年進行曲。
墨索里尼用"信任、順從和鬥爭!"的口號,代替民主政治的"自由、平等和博愛"。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意大利經濟極度困難,政局動盪不安。

墨索里尼的法西斯宣傳得到了軍界、工業家和中產階級的擁護,他們把墨索里尼看成了可以在亂世中建立秩序、保護私有財產的救星。
一些主戰者、退伍軍人、暴徒、解職軍官以及屢立戰功的阿爾蒂特手榴彈大刀隊,都集合在法西斯的旗幟下。到1922年11月1日,法西斯的武裝黨徒已發展到50萬人,普通黨員達100萬。
另外,在它操縱控制下的工會和其他社團還有250萬人。
  1922年10月15日,4萬名全副武裝的法西斯黨徒在那不勒斯誓師集合,向意大利首都羅馬進軍,妄圖以武力奪取政權。

10月20日夜,法西斯總部下令全國總動員,發表了對全國國民的檄文,勸告軍警不要阻攔他們,他們的目標只是推翻腐朽的政府,勸慰有產階級不要害怕,並聲明保護工農的正當權利。
在黑衫黨武裝暴徒的威懾下,意大利軍隊和警察大部分嚴守中立,沒有阻擊,只遭遇到少數共產黨領導的革命群眾的阻擊和反對,但由於力量過分懸殊,都被法西斯暴徒們殘酷地鎮壓了下去。

  10月29日,在工業家們的勸誘和墨索里尼的威壓之下,懦弱的意大利國王維克托·埃馬努埃爾三世屈服了,任命墨索里尼為意大利總理。

兵不刃血,法西斯專政便在意大利確立了。

  墨索里尼上台後,集總理、外交、海、陸、空軍部長於一身,變成了他夢寐以求的"愷撒大帝"。如今,他是意大利最有權勢的人了。

為了鞏固法西斯統治,"黑衫黨"開始公然綁架和殺害政府中的反對派,對人民群眾進行恐嚇、搶劫、勒索和騷擾。當時,在大街上和田野中,每天都有血戰發生。"黑衫黨"到處襲擊工會,焚燒報館,毆打、槍殺進步人士和共產黨人。
在大選中,法西斯匪徒口出狂言,誰不投黑衫黨的票,重者將遭到致命的報復,輕者也要喝一杯蓖麻油。
1926年,墨索里尼政府頒布了一系列"非常"法令,除法西斯黨及其所屬工會、報刊之外,其他政黨、工會、社團、報刊一律查封和解散,大批反法西斯人士橫遭迫害。

  1927年,在唯利是圖的美國資本的援助下,墨索里尼政府實行了貨幣制度改革。

從1925年到1929年,美國向意大利輸出了5億多美元的貸款和直接投資。
在墨索里尼的政治高壓和西方國家的經濟輸血之下,意大利的工業生產迅速的發展,1923年至1929年間,意大利的鋼產量增長了84%,發電量增加了一倍。

  如此同時,意大利的擴張野心也在惡性膨脹,墨索里尼不顧意大利國小力薄的實際情況,竟然妄圖把地中海變成意大利的內湖,建立"大羅馬帝國"。為此,意大利將侵略的矛頭指向了地中海沿岸和非洲的廣大地區。


  墨索里尼的侵略黑手首先伸向了亞得裡亞海北岸的港口阜姆。第一次世界大戰前,阜姆屬於匈牙利,戰後被劃歸南斯拉夫。墨索里尼執政後,於1924年威逼南斯拉夫訂立割地條約,進而出兵佔領了阜姆港。


  1934年,墨索里尼又出兵佔領了東非小國阿比西尼亞。1936年,意大利退出國聯。1936~1939年間,與德國聯手干涉西班牙內政,顛覆西班牙的民選政府,扶持法西斯分子佛朗哥奪取政權,建立獨裁政府。

1937年,墨索里尼又與臭味相投的納粹德國結盟,建立了"羅馬-柏林軸心",成為希特勒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主要幫兇。
  精彩旁白:為了奪取政權,墨索里尼不擇手段,達到了無以復加的惡劣地步。

他曾對心腹們得意地說:"我們的政策左右逢源,既討好貴族,又討好平民;既反動,又革命。"
  1932年3、4月間,德國傳記作家盧特維希專門造訪了墨索里尼。

當作家問到他的發跡和早年所受到的磨難時,墨索里尼留下了一段有趣的談話:"飢餓是一個良師。
差不多和監獄與仇敵是一樣的。我的母親當小學教師,月薪50里拉;我的父親是一個鐵匠,沒有固定收入。
我們全家只有兩間狹小的房子。
一個星期中很難見到餐桌上有一塊肉。

 

Author :"黑衫黨"進軍羅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