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7日 星期一

南齊帝國的暴君

蕭道成的南齊帝國,只二十四年,卻搞出七任皇帝。七任皇帝中,三任是暴君:第三任蕭昭業,第五任蕭鸞,第六任蕭寶卷。
但直接間接加給人民的傷害,卻比南宋更重。
  ──中國暴君,以本世紀為最多。在北方列國中,暴君也有聲有色。

像後燕帝國慕容盛、慕容熙;後涼王國呂隆;南燕帝國慕容超;胡夏帝國赫連勃勃、赫連定;北魏帝國拓拔、拓拔燾;北涼王國沮渠蒙遜;北燕帝國馮弘;西秦王國乞伏熾盤;跟南朝的九人加在一起,共二十人。
這個數字比羅馬帝國的三十暴君時期,雖然稍遜一籌,但也可驚。
如果稱本世紀為中國的暴君世紀,也不為過。
  九十年代四九三年,南齊第二任皇帝蕭賾逝世,皇太子蕭長懋早死,由二十一歲的皇太孫蕭昭業繼位。

蕭昭業有足夠的聰明,使他做出種種成功的表演。
他老爹死時,他大大地悲痛,在別人面前尤其悲痛得厲害。
可是一回到自己房子,就大大地快樂。接著請楊姓女巫用法術詛咒祖父速死,以便自己提前當皇帝。
祖父蕭賾不久果然臥病,蕭昭業入宮侍奉,給他妻子寫信時,一連寫了三十六個小「喜」字,作一個圓圈環繞著一個大「喜」字。
但在奄奄一息的老祖父跟前,他卻滿面愁容,未曾開口,先流下眼淚。
蕭賾深為感動,拉著孫兒的手,叮嚀說:「你想念阿爺的話,要好好地做。」蕭賾死後,蕭昭業第一件事就是重重地賞賜楊姓女巫,以獎勵她咒死祖父的功勞。
然後,把那些曾經跟他競爭帝位的弟兄叔伯,分批屠殺。蕭昭業揮霍無度,每次賞賜親信,都在百萬以上。他常對錢恨恨地說:「我從前想你十個都沒有,今天如何?」不到半年,國庫一空。
宰相蕭鸞,是開國皇帝蕭道成哥哥的兒子,蕭昭業的叔祖。蕭昭業幾次要殺蕭鸞,幾次都在猶疑不決時被人勸阻。四九四年,蕭鸞發動政變,殺掉蕭昭業,立蕭昭業的弟弟蕭昭文當皇帝。
只四個月,蕭鸞再殺掉蕭昭文,取得帝位。
蕭鸞是一個小動作特別多的邪惡人物,他的帝位在當時法理上是站不住的,因為他的皇族血統太疏遠。
為了根絕後患,他把蕭道成和蕭賾的子孫,屠殺罄盡。每逢他晚上焚香禱告,嗚咽流涕時,左右的人就知道明天一定有大規模流血。
最可注意的是發生在九十年代四九八年他死前的那一次,一口氣殺掉蕭鉉等十個親王。
殺掉之後,才命有關單位告發那十個親王謀反,要求處死。
奇妙處就在這裡,蕭鸞接到報告後,不但沒有批准,反而義正詞嚴地大加申訴,批駁不准。有關單位於是站在神聖的法律立場,冒著皇帝震怒的危險,再度請求,堅持前議。蕭鸞這才迫不得已,向法律屈服。

  ──這是蕭鸞的小動作之一,但此事至少可給我們一個啟示,即任何史料,都不能僅因它來自第一手或當事人,只聽片面之詞,便認為絕對正確。

我們如果根據前項批駁不准的詔書,判斷蕭鸞是一個善良的人,或判斷十親王那時候還活著,就鑄成錯誤,而這正是邪惡人物所盼望的。

  蕭鸞於屠殺十親王之後逝世,十六歲的兒子蕭寶卷繼位。蕭寶卷性格內向,很少說話,不喜歡跟大臣接觸,只喜歡出宮閒逛,可是卻不允許任何人看到他。

每次出宮,都先行戒嚴,為了預防有人從門縫偷看,凡他經過的街道,兩旁房舍,都要空出來。皇家衛隊前驅的鼓聲一響,平民就像聽見緊急空襲警報,狂奔而出,向四方逃命。
蕭寶卷每個月都要這樣出遊二十多次,而且方向無定,忽南忽北,忽東忽西。
尤其是夜遊,霎時間鼓聲震動屋瓦,燭光照天,衛士塞滿道路,平民從夢中驚起,出奔躲避。
偏又處處戒嚴,不能通行。男女老幼,左奔右跑,哭號相應,不知道御駕到底從什麼地方經過。
有一個孕婦來不及逃走,被蕭寶卷看見,下令剖腹,母子齊死。又有一個害病的老僧,無力逃避,躲在草叢裡,蕭寶卷下令射箭,老僧遂死於亂箭之下。

  蕭寶卷是本世紀暴君中殺人最多的一個,他那邪惡的老爹常提到蕭昭業對自己猶疑不決的往事,告誡他說:「動作要快,不要落到人後。」

蕭寶卷深記這個教訓,所以殺人時疾如閃電。
猜忌一動,殺機即起;殺機一起,即刻行動,不作任何考慮,也無任何預兆或跡象。
這種恐怖政策,在蕭寶卷即位的兩年內,亦即本世紀最後一年(四九九年)及下世紀第一年(五○○年),就連續激起四次巨大兵變。
第一次發生於四九九年,蕭寶卷的堂兄蕭遙光親王,起兵進攻皇宮,失敗。
第二次發生在同年,大將陳顯達起兵從江州(江西九江)進攻建康,失敗。
這兩次兵變迅速地被敉平,更增加蕭寶卷的氣焰,認為天意民心都站在他這一邊,屠殺更變本加厲。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