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

貂勃報效田單

  貂勃曾譭謗田單說:「安平君(田單的封號)是小人。」
  田單聽說了,特意擺酒席宴請貂勃說:「單哪裡得罪了先生,使先生常 在朝中底毀我呢?」
  貂勃說:「現在假設公孫子好,徐子不好,再假設公孫子徐子打鬥,徐 子的狗還是撲過去咬公孫子的腳肚。若能離開不好的主人,做好主人的狗, 那何止是撲過去咬對方的腿肚而已!」
  田單說:「我聽你的意見,尊重你就是了。」
  第二天,將他推薦給齊王。


  齊王有九個寵幸的臣子,經常數說田單的壞話,想害田單。田單于是除 了冠帽,赤著腳,脫去上衣,露出身體,先上前,再退下來請受死刑。
  過了五天,齊王說:「你不曾得罪寡人,你照著臣子之禮做,我照著君 主之禮做罷了。」
  貂勃出使楚國回來,知道事情的原由。


  齊王當面賜他飲酒,酒喝得正高興,王說:「請相國田單來。」
  貂勃於是離開坐席,叩頭說:「王從何說出這種亡國的話呢?王比起以 前的周文王如何呢?比起最近的齊桓公如何呢?周文王得著呂尚,以他為太 公;齊桓公得著管夷吾,以他為仲父。

現在王得著安平君,獨稱他『單』(直 呼其名,無禮之甚),從何說出這亡國的話呢?
況且王無法保住先王的社稷, 燕人起兵攻打齊國領土,王逃到城陽的山裡,安平君以憂恐危殆的即墨城, 殘弱的士兵七千人,虜獲燕軍的司馬,收復千里的齊國,這都是安平君的功 勞。」
  「那時,安平君如果關閉城陽,自立為王,天下沒有人能制止他。

然而 從正道來考量,從公義來著眼,他認為不可以如此。所以修築棧道木閣,到 城陽的山中,去迎接王及王后,王才得以回國,治理百姓,現在國家已安定, 百姓已經安居,王卻稱他『單』。
縱然是嬰兒幼稚的思考計量,也不會做出 這樣的事,王不盡快殺了這九人,向安平君謝罪,國家危險了。」
  齊王豁然醒悟,於是殺了那九人,並驅逐他們的家人,再將夜邑一萬戶 封給安平君。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