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敦克爾克撤退

 5月15日,德軍突破馬斯河之後,法國政府驚恐萬狀,決定撤往圖爾,外交部開始焚燒檔案。
法國總理保羅·雷諾向英國首相丘吉爾發出求救電報:"昨晚我們作戰失敗。
通往巴黎的路已被打開。請把你們可以派出的全部飛機和軍隊派來。"
  在被突破的地域,法國第9集團軍向西潰退。

古德裡安指揮的德軍先頭部隊則不顧上峰要求等待步兵跟進的命令,繼續快速向西推進,直撲英吉利海峽。
  5月16日,古德裡安的部隊抵達馬爾和蒙科內,遭遇倉促編成的法國第4裝甲師的阻擊,該師師長是前一天才上任的夏爾·戴高樂上校。

這個裝甲師只有3個坦克營,缺乏運輸工具,步兵也沒有跟上來,昨夜剛摸進陣地,有些坦克還因為不明地形陷入了泥沼。
激戰到傍晚時分,第4裝甲師兩側受到威脅,被迫退出戰鬥,撤往拉昂以北的集結點。
  但是,潰退中的法國第9集團軍卻在5月18日傍晚落入了德軍的虎口,全軍覆沒,司令被俘。

德軍在聖康坦附近擊潰了法軍的幾個掩護部隊,再往西便已經沒有了盟軍的主力部隊。
至此,德軍從越過阿登山脈,突破色當隘口、馬斯河防線,一路向南、向西,進逼英吉利海峽,已經將盟軍在比利時的部隊與法國南部的部隊攔腰切斷。
  德軍挺進的速度非常之快,5月19日已佔領了堪培萊、皮龍尼和貝隆,20日抵達亞眠。

古德裡安的指揮車跟隨部隊一路西進,沿途經過了無限漫長的難民行列,期間還看到法軍的車輛居然也跟在德軍縱隊的後面飛跑,趕著逃回巴黎。

  5月21日,古德裡安接到命令揮師北進,以佔領海峽諸港口為目標。

5月22日,德軍在迪斯夫利斯、沙美爾和包羅根遭到法軍的有力阻擊。
在這些地方,德軍遭到了盟軍空軍的猛烈攻擊,而德國空軍因為基地遙遠卻難以提供支援。
激戰一直持續到23日,德國步兵用梯子爬城,才攻入包羅根城區。
24日,德軍越過海岸與荷爾奎之間的阿運河,並包圍了古老的海上要塞--加萊港。此時,古德裡安的坦克軍距離英吉利海岸上最後一個大港--敦刻爾克--只有大約20公里。

  敦克爾克當時是被分隔在比利時的盟軍的惟一補給線和海上退路。

英國遠征軍每天所需要的2000噸彈藥和軍需供給全都要從英國海運過來,經敦刻爾克上岸。
而當時駐守在阿運河抵抗德軍坦克兵團的只有盟軍的一些零星兵力--6個沒有炮兵的步兵營。
如果德軍繼續前進,攻佔敦刻爾克,盟軍北方集團將面臨被徹底包圍、全軍覆沒的危險。

  萬幸的是,希特勒在5月24日出現在德軍"A"集團軍群司令部,聽取了戰區司令龍德斯泰特將軍的匯報,緊急命令德軍"停止前進",原地待命。

希特勒為什麼會在關鍵時刻"叫停",一直是歷史上的一個謎團。
各種解釋都有,歷史學家們分析的原因主要有兩點:一是說希特勒根據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經驗,擔心坦克部隊陷入佛蘭德的沼澤地,有必要保存坦克師的實力,以備隨後用於法國南部的戰役;二是說一向喜歡吹牛的德國空軍元帥戈林向希特勒保證,他的空軍可以單獨解決敦刻爾克和加萊港。

  不論原因是什麼,希特勒的緊急"叫停"確實給幾十萬盟軍提供了極其寶貴的撤退時機,雖然盟軍此前已經揮霍了太多的時間和戰機。
  大約在一周之前,5月16日,驚慌失措的法國總理雷諾將83歲的貝當元帥從駐西班牙大使的任上召回巴黎,又從貝魯特召回了73歲的魏剛將軍。

每位法國人一聽到這兩個人的名字就立刻想起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勝利,他們的出山好像保證了歷史會重演一樣。
  然而,法國卻不願意想起:這兩位民族英雄曾經長期負責治理法國的軍隊,法軍所採用的陳舊過時的作戰概念和方式正是他們的傑作,而這正是法國目前遭受挫敗和不幸的重要根源。


  5月19日,雷諾臨陣換將,解除甘未林的職務,任命魏剛為法軍總司令。

而魏剛當時對戰況一無所知,只曉得敵人已深入腹地,但是完全不瞭解盟軍的兵力和動向。
魏剛想親自瞭解前線情況,因此不能做出任何決定,盟軍的戰役指導一時中斷了。

  第14節:像是一條想要溜走的魚2005年04月20日
  5月21日,魏剛飛到伊帕爾,打算召開各戰區指揮官會議。

但是,英國遠征軍司令戈特將軍未能到會。
魏剛與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三世、法國第1集團軍群司令比約將軍討論了局勢,建議組織被德軍分割的各集團軍向南反突擊,與南部索姆河一線的法軍主力會合。魏剛委託比約將軍負責落實突擊任務,然後就飛回了巴黎。

  魏剛走後2小時,戈特將軍才趕到伊帕爾。

比約轉達了魏剛的意圖。之後,比約在返回司令部的途中遭遇車禍身亡。
法軍第1集團軍司令布朗夏爾接任第1集團軍群司令。
  5月22日,盟國最高軍事會議在萬森舉行,魏剛闡述了他的反突擊計劃,並宣稱:"德軍已墜入陷阱,只要蓋子一關上,他們就必將被消滅。"盟國最高軍事會議批准了魏剛的計劃。


  然而,5月21日深夜,當兩個法國師在阿拉斯地區發起進攻時,英軍卻在迫使德軍後退了幾公里之後停止了前進,25日深夜英軍撤離了阿拉斯。

法軍也隨即撤退到杜埃、拉巴塞、貝頓三運河地區。被逼到海邊的盟軍企圖與南部法軍主力會合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嘗試,就這樣收場了。

  事實證明,盟軍經不起艱苦環境的考驗。當時,戈特將軍關心的主要是保存英國遠征軍。其實,早在5月17日,他就下令一些英軍後勤部門撤回英國。

5月19日,英國海軍部也已著手制定從敦刻爾克撤退的計劃。丘吉爾在盟國最高軍事會議上大談英法友誼,卻對英軍的撤退計劃隻字不提。

  英軍在25日的撤退行動就像是一條想要溜走的魚,引發了漁夫重新拉緊魚網的警覺,停滯了3天的德軍在26日接到了繼續向敦刻爾克推進的命令。

盟軍也在當天放棄了同法軍主力會合的企圖,開始向敦刻爾克撤退。
而戈特將軍也接到了英國政府同意實施英軍撤出法國的"發動機戰役"的電報。
  5月27日,比利時國王"看不出"繼續與德軍作戰有什麼"意義",決定投降。28日,比利時簽署了無條件投降書,將武器裝備完好地交給了德軍,比軍全部成了俘虜。


  比軍投降後,餘下的法軍和英軍被德軍封閉在敦刻爾克附近不到60平方英里的"口袋"裡。德軍轟炸機從27日起便開始猛烈轟炸敦刻爾克,但是,英國空軍也派出了所有的後備戰鬥機來保衛灘頭陣地、登船點和停泊的船隻。27日,僅僅撤走了7700名英軍。


  英國海軍部集中了693艘軍艦,還徵用了大量的商船和漁船。

法國海軍部也組織了15艘驅逐艦、20艘其它艦艇和近200艘民用船隻來撤退法國軍隊。
海岸居民點的許多摩托快艇、遊船、疏浚船、拖網船和帆船也都參加了拯救盟軍的工作。

  5月28日,英軍撤走了17000人,但是海灘上仍有大量的士兵等著輪到他們上船,而這些士兵的給養也需要用船運來。5月29日,救走了47000人。

戈特將軍決定丟棄所有的武器。按照他的指示,英軍不許攜帶武器的法軍進入海灘,法軍因而未能撤退。後經法軍指揮部要求,英軍才同意每天給法軍提供5000人的艙位。

  到5月30日,英國遠征軍已經全部撤到環形灘頭了,而陣地則完全由法軍負責保衛。

此時,已經有12萬英軍回到了英國,法軍僅僅撤走了6000人。
5月31日,戈特將軍也離開了法國,留在敦刻爾克的英軍只剩了3個師,6月2日深夜最後一批英軍也登船撤走了。
  6月4日清晨,德軍攻佔敦刻爾克,4萬法軍被俘。

敦刻爾克的陷落結束了德軍在比利時和法國北部的戰略性戰役。荷蘭和比利時軍隊幾乎全部被俘。法國28個師被擊潰。
法軍炮兵損失了1/4,輕型和重型坦克損失了1/3,中型坦克損失了3/4,7驅逐艦和30多艘輔助掃雷艇被擊沉。英國遠征軍損失68000多人,喪失了全部的重型裝備,包括2450門火炮、6400支反坦克槍、11000挺機槍、75000多輛汽車、50萬噸軍用物資和彈藥,224艘艦船被擊沉,106架飛機被擊落。今後,英國軍隊不得不白手起家了。

  但是,敦刻爾克撤退總共撤走了33.8萬人,其中英軍21.5人,法軍12.3人,還有一些比利時人。"發動機戰役"為盟軍保存了一支重要的有生力量,為盟軍未來的勝利留下了必要的實力。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