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

富國稱霸

  這是越王勾踐十一年(公元前 484 年)所發生的事——
  越王對蒙受恥辱之事仍深思永念,耿耿於懷,一心想討伐吳國,於是請 來計然問計道:「我想討伐吳國,惟恐不能一舉克敵,現在是不是出兵的最 好時機?請先生賜予指教。」


  計然回答道:「興師動眾,必須在國內儲蓄糧食,充實金銀錢財,使府 庫倉凜的各項物資豐滿,各種鎧甲兵器也得精良堅實。

若要做到這四點,又 必須仔細觀察天地自然的冷暖旱澇,察看陰陽的變化。明白什麼是孤虛(古 人以日辰不全為孤虛,占卜時得孤虛,主事不成),將生死安危等事能詳加 考量計算後,方可考慮伐吳之事。」
  越王道:「天地自然、生死安危的關鍵是什麼呢?」


  計然:「天地自然的榮枯之理,使事物有生有死;陰陽五行有各種生剋 變化,事物遂有貴賤之分;明瞭孤虛之理,才知道節氣時間的會合交際;詳 究生死安危,才能區別事物的真假。」
  越王問:「什麼叫生死安危、事物的真假呢?」


  計然回答道:「春天播種,夏天生長,秋天收成,冬天蓄藏。春天是莊 稼生長發芽時機,若不及時播種,是第一要滅亡的;夏天是莊稼長成時機, 卻沒有長出禾苗,是第二要滅亡的;秋天莊稼成熟了卻沒有會收起來,是第 三要滅亡的;冬天要收藏莊稼,卻沒有儲藏起來,是第四要滅亡的。

有這四 種要滅亡的可能,就是有唐堯、虞舜的功德,也沒有什麼辦法了。
天命給人 以生存的時機,由經驗老到之人勸勉少壯之人進行耕作,符合祥瑞之兆數, 不違反自然規律,此為生存的第一條件;凡事留心觀察,小心剔除禾苗中的 雜草,禾苗自然茂盛,此為生存的第二條件;收穫前便已作好準備,莊稼一 熟即行收藏,國家沒有逃漏的稅捐,人民沒有收穫短缺的現象,這是生存的 第三個條件;倉庫已封閉妥當,取出陳糧換為新糧的工作也已完成,君樂臣 歡,男女老少都能信任政府,這是生存的第四個條件。

  「關於陰陽的問題,太歲星所停留的年份,年成都將因而減產,三年光 景,物價的貴賤自然顯現出來。關於孤虛的問題,即是所謂的通往上天、進 入地府的門戶。關於生死安危的問題,則是國君道德仁義的表現。」
  越王道:「為什麼先生這樣年輕,對事物的瞭解卻這麼多?」
  計然回答道:「無論年紀的老少,都有身懷絕技之人。」


  越王說:「先生的這一套理論說得真好。」
  於是越王便經常觀察日月星辰的運轉及風霜雨露的情況,長期觀測各種 星宿的運行,推算時歷、天文及各種自然現象。凡遇到較好或較差的年成, 均利用各種倉庫調節米糧的進出:歲陰之時,收斂儲蓄糧食;歲陽即將到來 之際,便售出糧食;並以書簡精確規劃記錄各項出入大計。

三年之後,越國 經濟實力遂提高了五倍,國勢昌盛,人民富裕。
  勾踐歡歎道:「我可以稱霸了。這都是計然的謀劃好呀!」(以上節錄 自《吳越春秋》)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