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1日 星期五

程嬰保孤存趙

    晉屠岸賈攻趙氏於下宮,殺了趙朔、趙同、趙括,滅了趙氏家族。
趙朔 之妻是成公(公元前 606~606 年)之姊,有遺腹子,逃入公宮之中藏匿。沒 多久,分娩生下一個男嬰。
  屠岸賈聽說之後,在宮中搜索。


  趙夫人將兒子放在布劓中,祈褥著:「你如果哭出聲,趙嗣就完了;如 果你不出聲,趙嗣就保全了。」
  等到被搜索的時候,嬰兒竟然未發出聲音。
  脫逃之後,原趙朔的門下客公孫杵臼問程嬰說:「保存趙家孤兒與犧牲 性命相比,哪一項較難?」
  程嬰說:「犧牲性命較容易,保存孤兒較難。」
  公孫杵臼說:「那難的給你辦,容易的由我來。」


  於是就找來別人家的嬰兒,包上花采的襁褓,躲入山中。
  後來程嬰向將領們稱說:「誰能給我千斤黃金,我就告訴他趙氏孤兒在 哪裡。」
  將領們很高興的答應了,並帶領部隊隨著程嬰攻打公孫杵臼。


  公孫杵臼假稱說:「小人啊!程嬰。以前不能為下宮之難犧牲,卻又與 我共謀藏匿趙氏孤兒。如今縱使不能撫養他,難道忍心出賣他嗎? 於是抱著嬰兒,叫喊著說:「天啊!天啊?趙氏孤兒何罪,請讓他活下 去,就只殺我孫杵臼吧!」


  將領們不青肯,就殺了桿臼與孤兒,卻不知真正的孤兒還活著。
程嬰帶著孤兒,一起藏匿在山中,一住就是十五年。後來晉景公(公元 前 599~前 581 年)生病,經過卜筮,認為是在事變之後下順者作祟。

景公 就問韓厥,韓厥知道趙氏孤兒仍在,就說:「事變之後,只有趙氏宗族彼滅, 國人哀痛,所以徽兆顯現在龜策上,請國群想想辦法。」

  景公於是召見趙武(趙氏孤兒)、程嬰,要他們拜請將領們,將領們於 是回過頭來攻擊屠岸賈,並滅了他的家族。景公也讓趙武恢復原有的田邑。
  等到趙武二十歲,成了人了,程嬰就告訴趙武:「以前下宮之難,我並 非不能犧牲,只是為了保全趙氏之後而苟活,如今你已復位,我將到九泉之 下回報趙宣孟及公孫杵臼。」


  趙武邊哭邊拜,懇求說:「我願受苦至死以報答您,您竟忍心離我而去?」
  程嬰說:「不行,他們認為我可以完成大事,因此先我而死,如今我不 回報,他們會認為事沒辦好。」
  於是就自殺了。
  趙武服齊衰之喪三年,為他設祭邑,每年春、秋祭祀,代代不絕。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