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陳 摶

陳摶(?~989)

  中國北宋初道士。字圖南,號扶搖子,賜號希夷先生。

亳州真源(今安徽亳州)人。
早年熟讀經史百家之言,兼通醫理、佛學,明天文地理。
後唐長興年間,舉進士不第,遂不求仕祿,以山水為樂,隱居武當山九室巖二十餘年(一說僅三、五年),專習胎息服氣,辟榖導引內養靜功。
所傳「五龍盤體睡修功」,尤為著稱,後有《睡功圖》傳於世。
後晉時,游四川邛州天慶觀,後歸關中。
後周世宗於顯德三年(956),詔見問以黃白煉丹事,奉對稱旨,封諫議大夫,固辭不受,賜號白雲先生。入華山,居雲台觀和少華石室 。
太平興國二年(977),應詔入闕。九年,再次入闕,深及禮遇,下詔賜號希夷先生。
其道教思想融貫儒、佛、道三家學說,啟宋代三教合一的思想潮流。
其道教丹道思想主張性命雙修,養生內煉,澄思息慮,調氣入靜,順其自然。
其以傳統的道家學說為核心,吸收儒家、佛教禪定思想,構成一套系統的內丹理論,為宋元道教內丹派的形成奠定了基礎 。
著述有《無極圖》、《先天圖》,其宇宙形成理論成為宋代理學的重要組成部分。
另著有《九室指玄篇》81章,言導引還丹事。此外還有《易龍圖》、《三峰寓言》、《高陽集 》、《釣潭集 》、《 赤松子八誡錄 》、《 陰真君還丹歌注 》、《人倫風鑒》(又稱作《黽鑒》)等。

  陳摶,字圖南,亳州真源人。

始四五歲,戲渦水岸側,有青衣媼乳之,自是聰悟日益。及長,讀經史百家之言,一見成誦,悉無遺忘,頗以詩名。
後唐長興中,舉進士不第,遂不求祿仕,以山水為樂。自言嘗遇孫君仿、獐皮處士二人者,高尚之人也,語摶曰:「武當山九室巖可以隱居。」摶往棲焉。因服氣辟榖歷二十餘年,但日飲酒數杯。
移居華山雲台觀,又止少華石室。每寢處,多百餘日不起。

  周世宗好黃白朮,有以摶名聞者,顯德三年,命華州送至闕下。

留止禁中月餘,從容問其術,摶對曰:「陛下為四海之主,當以致治為念,奈何留意黃白之事乎?」
世宗不之責,命為諫議大夫,固辭不受。既知其無他術,放還所止,詔本州長吏歲時存問。
五年,成州刺史朱憲陛辭赴任,世宗令繼帛五十匹、茶三十斤賜摶。
太平興國中來朝,太宗待之甚厚。
九年復來朝,上益加禮重,謂宰相宋琪等曰:「摶獨善其身,不干勢利,所謂方外之士也。摶居華山已四十餘年,度其年近百歲。自言經承五代離亂,幸天下太平,故來朝覲。與之語,甚可聽。」
因遣中使送至中書,琪等從容問曰:「先生得玄默修養之道,可以教人乎?」
對曰:「摶山野之人,於時無用,亦不知神仙黃白之事,吐納養生之理,非有方術可傳。假令白日沖天,亦何益於世?
今聖上龍顏秀異,有天人之表,博達古今,深究治亂,真有道仁聖之主也。
正君臣協心同德、興化致治之秋,勤行修煉,無出於此。」
琪等稱善,以其語白上。
上益重之,下詔賜號希夷先生,仍賜紫衣一襲,留摶闕下,令有司增葺所止雲台觀。上屢與之屬和詩賦,數月放還山。

  端拱初,忽謂弟子賈德升曰:「汝可於張超谷鑿石為室,吾將憩焉。」

二年秋七月,石室成,摶手書數百言為表,其略曰:「臣摶大數有終,聖朝難戀,已於今月二十二日化形於蓮花峰下張超谷中。」
如期而卒,經七日支體猶溫。
有五色雲蔽塞洞口,彌月不散。  摶好讀《易》,手不釋卷。
常自號扶搖子,著《指玄篇》八十一章,言導養及還丹之事。
宰相王溥亦著八十一章以箋其指。摶又有《三峰寓言》及《高陽集》、《釣潭集》,詩六百餘首。

  能逆知人意,齋中有大瓢掛壁上,道士賈休復心欲之,摶已知其意,謂休復曰:「子來非有他,蓋欲吾瓢爾。」呼侍者取以與之,休復大驚,以為神。有郭沆者,少居華陰,夜宿雲台觀。

摶中夜呼令趣歸,沆未決;有頃,復日曰:「可勿歸矣。」
明日,沆還家,果中夜母暴得心痛幾死,食頃而愈。

  華陰隱士李琪,自言唐開元中郎官,已數百歲,人罕見者;關西逸人呂洞賓有劍術,百餘歲而童顏,步履輕疾,頃刻數百里,世以為神仙。皆數來摶齋中,人鹹異之。大中祥符四年,真宗幸華陰,至雲台觀,閱摶畫像,除其觀田租。

  宋史·列傳第二百一十六·隱逸上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