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1日 星期五

不要作亡國女色

    前趙王劉聰皇后劉氏,名娥,字麗華,是前太保劉殷的女兒,幼時聰明 穎慧,白天學女紅,夜晚誦讀書籍,師母常勸阻她,劉娥卻學習得更勤奮。

每與幾個兄長討論經義,道理深刻又有遠見,見位兄長都自歎不如。
  劉娥性情教順友愛,儀態端詳,進止有節。待劉聰僭位為皇帝時,召劉 娥為貴嬪,非常寵愛她,不久拜為皇后,準備建造鳳儀殿讓她居住。


  遷尉陳元達急切建議不可建造新殿,劉聰大怒,要把陳元達斬首,這時 劉娥在後堂聽到,立刻私下詔使左右停止行刑,並親自疏奏說: 「聽說陛下將為妾營造宮殿,現在照德宮已夠住了,鳳儀殿不必急修。


四海還沒有統一,禍患尚且頻繁,到處需要人力財物,因此更應該謹慎運用。 陳元達廷尉的話,是為了國家大計。而且忠臣的建議。哪會考慮自身安危呢?


  「妾仰望陛下,一方面尋思明君納諫而昌盛的事例,一方面痛恨昏君拒 諫而造成的禍患,應該賞陳元達官位,並封他土地,為何不但不納諫言,反 而要殺他呢?

陛下的怒氣由妾而起,廷尉遭殺身之禍也是由妾招來,人怨國 疲都歸罪於妾,所以自古國家喪亡,沒有不是從婦女而生的。」

  「妾每次閱覽古代的事跡,總忿憤得吃不下飯,沒想到現在妾反而做出 這種事來,後人看妾,也像妾看前人一樣,我還有什麼面目仰侍皇上日常生 活呢?就讓我在此宮自殺,以堵塞陛下錯誤昏惑的源頭算了。」


  劉聰看了疏之後,臉色大變,立刻對臣下說:「我剛才得了感冒,所以 喜怒無常,陳元達是位忠臣,我對他不禮,感到很慚愧。」


  就以皇后劉娥的疏文給陳遠達看,並說:「外有陳公輔佐,內有皇后劉 氏輔佐,我沒有什麼憂愁了。
  後來劉娥去世,謚號為武宣皇后。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