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袁天綱

袁天綱,益州成都人。
仕隋為鹽官令。仕隨為鹽官令《舊書》卷一九一《袁天綱傳》及《冊府》卷八六○均謂「隋大業中為資官令」。在洛陽,與杜淹、王珪、韋挺游,天綱謂淹曰:「公蘭台、學堂全且博,將以文章顯。」
謂珪「法令成,天地相臨,不十年官五品」;謂挺「面如虎,當以武處官」;「然三君久皆得譴,吾且見之」。
淹以侍御史入天策為學士,珪太子中允,挺善隱太子,薦為左衛率。
武德中,俱以事流雋州,見天綱,曰:「公等終且貴。
杜位三品,難與言壽,王、韋亦三品,後於杜而壽過之,但晚節皆困。」
見竇軌曰:「君伏犀貫玉枕,輔角完起,十年且顯,立功其在梁、益間邪!」
軌後為益州行台僕射,天綱復曰:「赤脈干瞳,方語而浮赤入大宅,公為將必多殺,願自戒。」
軌果坐事見召。天綱曰:「公毋憂,右輔澤而動,不久必還。」
果還為都督。

  貞觀初,太宗召見曰:「古有君平,朕今得爾,何如?」

對曰:「彼不逢時,臣固勝之。」
武後之幼,天綱見其母曰:「夫人法生貴子。」
乃見二子元慶、元爽,曰:「官三品,保家主也。」
見韓國夫人,曰:「此女貴而不利夫。」
後最幼,姆抱以見,紿以男,天綱視其步與目,驚曰:「龍瞳鳳頸,極貴驗也;若為女,當作天子。」
帝在九成宮,令視岑文本,曰:「學堂瑩夷,眉過目,故文章振天下。
首生骨未成,自前而視,法三品。肉不稱骨,非壽兆也。」
張行成、馬周見,曰:「馬君伏犀貫腦,背若有負,貴驗也。
近古君臣相遇未有及公者。
然面澤赤而耳無根,後骨不隆,壽不長也。張晚得官,終位宰相。」其術精類如此。高士廉曰:「君終作何官?」
謝曰:「僕及夏四月,數既盡。」
如期以火山令卒。以火山令卒,按《舊書》卷一九一《袁天綱傳》、《冊府》卷八六○均謂武德初授火井令,「火山」疑是「火井」之訛。

  子客師,亦傳其術,為廩犧令。

高宗置一鼠於奩,令術家射,皆曰鼠。
客師獨曰:「強實鼠,然入則一,出則四。」發之,鼠生三子。
嘗度江,叩舟而還,左右請故,曰:「舟中人鼻下氣皆墨,不可以濟。」
俄有一男子,跛而負,直就舟,客師曰:「貴人在,吾可以濟。」江中風忽起,幾覆而免。跛男子乃婁師德也。

  新唐書·列傳第一百二十九 方技

  袁天綱,益州成都人也。尤工相術。隋大業中,為資官令。武德初,蜀道使詹俊赤牒授火井令。

初,天綱以大業元年至洛陽。時杜淹、王珪、韋挺就之相。
天綱謂淹曰:「公蘭台成就,學堂寬博,必得親糾察之官,以文藻見知。」
謂王曰:「公三亭成就,天地相臨,從今十年已外,必得五品要職。」
謂韋曰:「公面似大獸之面,交友極誠,必得士友攜接,初為武職。」
復謂淹等「二十年外,終恐三賢同被責黜,暫去即還。」
淹尋遷侍御史,武德中為天策府兵曹、文學館學士。王珪為太子中允。韋挺,隋末與隱太子友善,後太子引以為率。
至武德六年,俱配流巂州。淹等至益州,見天綱曰:「袁公洛邑之言,則信矣。未知今日之後何如?」
天綱曰:「公等骨法,大勝往時,終當俱受榮貴。」
至九年,被召入京,共造天綱。天綱謂杜公曰:「即當得三品要職,年壽非天綱所知。王、韋二公,在後當得三品官,兼有年壽,然晚途皆不稱愜,韋公尤甚。」淹至京,拜御史大夫、檢校吏部尚書。王珪尋授侍中,出為同州刺史。韋挺歷御史大夫、太常卿,貶象州刺史。皆如天綱之言。

  大業末,竇軌客遊德陽,嘗問天綱。

天綱謂曰:「君額上伏犀貫玉枕,輔角又成、必於梁、益州大樹功業。」
武德初,軌為益州行台僕射,引天綱,深禮之。
天綱又謂軌曰:「骨法成就,不異往時之言。然目氣赤脈貫瞳子,語則赤氣浮面。如為將軍,恐多殺人。願深自誡慎。」
武德九年,軌坐事被征,將赴京,謂天綱曰:「更得何官?」
曰:「面上家人坐仍未見動,輔角右畔光澤,更有喜色,至京必承恩,還來此任。」
其年果重授益州都督。

  則天初在襁褓,天綱來至第中,謂其母曰:「唯夫人骨法,必生貴子。」

乃召諸子,令天綱相之。見元慶、元爽曰:「此二子皆保家之主,官可至三品。」
見韓國夫人曰:「此女亦大貴,然不利其夫。」
乳母時抱則天,衣男子之服,天綱曰:「此郎君子神色爽徹,不可易知,試令行看。」
於是步於床前,仍令舉目,天綱大驚曰:「此郎君子龍睛鳳頸,貴人之極也。」
更轉側視之,又驚曰:「必若是女,實不可窺測,後當為天下之主矣!」

  貞觀八年,太宗聞其名,召至九成宮。時中書舍人岑文本令視之。

天綱曰:「舍人學堂成就,眉覆過目,文才振於海內,頭又生骨,猶未大成,若得三品,恐是損壽之征。」
文本官至中書令,尋卒。其年,侍御史張行成、馬周同問天綱,天綱曰:「馬侍御伏犀貫腦,兼有玉枕,又背如負物,當富貴不可言。
近古已來,君臣道合,罕有如公者。
公面色赤,命門色暗,耳後骨不起,耳無根,只恐非壽者。」
周後位至中書令、兼吏部尚書,年四十八卒。謂行成曰:「公五嶽四瀆成就,下亭豐滿,得官雖晚,終居宰輔之地。」
行成後至尚書右僕射。天綱相人所中,皆此類也。申國公高士廉嘗謂曰:「君更作何官?」天綱曰:「自知相命,今年四月盡矣。」
果至是月而卒。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