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

私 生 活

   一個人擔負起為公眾服務的職責以後,會遇到一個無法解決的難題,這就是他不再只屬於他自己,也不只屬於他的妻子和家人,他開始屬於大眾。
這不是口頭的漂亮話,而是真真實實的生活。

  外科醫生不能因為家裡有宴會,而拒絕給病人緊急開刀。
  警官不能因為想在家裡休息一個晚上,而拒絕去調查一件突發的罪案。
  政府的高級官員不能因為想跟家人在一起,而拒絕做公務上的旅行。


  牧師也不能因為已經計劃好和妻子兒女郊遊,而拒絕教友的請求,安慰憂傷的人,探望有病的人。
  因此一個向大眾提供服務的人,他的生活的確面對十分重大的壓力,毫無情面可講。


  有位著名的牧師,結婚以後,坦白地告訴他新婚的妻子:「我沒有辦法既做個好丈夫,又做個好牧師,我現在決定做個好牧師。」

他從來不帶妻子和家人外出;妻子要是不提醒他,他常常忘記她的生日。
他的時間大部分花在旅行布道上。

  他的兒子後來寫過如下一段話:「這當然得看所謂『好丈夫』是什麼意思。

要是好丈夫是指太太洗碗,他幫助擦乾;願意在家裡幫助剪草掃地;或者間或帶妻子出去吃餐飯,那麼,我的父親是一位壞到不能再壞的丈夫。

  「要是『好丈夫』的意思是說一個人絕對愛他的妻子,表現在每天的生活上,他做的一切事都要求妻子來幫助,而所奉獻的目標、價值遠超過他們兩個人,那麼我的父親不僅僅是位好牧師,也是個好丈夫。」



 


Author :巴克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