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荷蘭、比利時陷落

  夾在德國與英、法之間的中歐小國荷蘭、盧森堡和比利時,特別害怕招致希特勒的懲罰,一有機會就鄭重聲明"本國置身於戰爭之外的堅定決心,"幻想通過嚴守"中立"來消災避難。因此,在開戰之前,它們一直頑強地拒絕與英、法進行任何有關聯合防禦的商談。

  荷蘭的主要城市、工業中心和大部分人口都集中在馬斯河、伐爾河與萊茵河3條大河之間。

荷蘭軍隊共有35萬人,編為8個步兵師、1個輕裝師和1個特別師,部隊總體上裝備較差,缺少訓練。
早在1939年以前,荷蘭便做出決定:一旦遭到德國的入侵,就放棄東部、南部和北部的大部分國土,退守蓋爾德與烏德勒支兩省交界處的格萊伯一線阻擊敵人,然後退到老荷蘭--"荷蘭要塞"去,用傳統的放水氾濫的辦法來阻擋德軍。
  1940年5月10日德軍不宣而戰、發動進攻之前,荷蘭已經通過駐柏林的武官獲得了德軍即將入侵的消息。

估計到德軍可能空投傘兵,荷蘭便提前在機場和公路上設置了障礙物;然而,事實證明,荷蘭的防禦準備遠遠不足。
德國傘兵雖然未能一舉佔領荷蘭王宮,但是卻輕而易舉地奪取了海牙近郊的3個機場,並在鹿特丹、穆爾傑依克、多爾雷德赫特等地成功地構築了工事。

  馬斯河上的2座橋樑也不費吹灰之力便落入了身穿荷蘭軍裝的德國傘兵手中。

滑翔機、運輸機和降落在伐爾河上的水上飛機不斷地運來新的德軍增援部隊。
大兵壓境之際,荷蘭軍隊的士氣一觸即潰,倉惶越過江河障礙,退往"荷蘭要塞"。
  5月13日,德國第18集團軍的裝甲師開始向"荷蘭要塞"發動進攻。

當日,荷蘭女王威廉明娜授權荷軍司令在適當的時機宣佈投降,然後便攜同大臣們登上一艘英國驅逐艦去了英國。
  5月14日,德軍要求鹿特丹投降,但是,荷蘭軍隊拒絕了德軍的最後通牒。

隨後,鹿特丹遭到了轟炸,風助火勢,整個市中心陷入一片火海,25000多棟房屋被毀,上千人死亡。
  
  儘管荷蘭當局大聲呼救,然而,西方盟國的援軍卻一直渺無蹤影。

5月15日上午,荷軍指揮部下令停止抵抗。
  比利時的情況也很危急。

5月10日,德軍進攻前夕,比利時軍隊共有65萬人,編有18個步兵師,其中6個是正規師,另有2個摩托化騎兵師、1個重炮師、2個阿登山區獵兵師和3個戰鬥機團,186架飛機,但是沒有坦克和防空裝備。

  自從1930年起,比利時已經做好了打算,一遇戰事便撤退到安特衛普至那慕爾一線。

因為這裡是最短的防禦線,可以保衛"國家堡壘"。比利時人稱呼這條防線為"KW線",名字取自防線兩端的兩個村莊克林斯霍特和瓦福。
  5月10日,比利時投入了12個師扼守阿爾貝運河,6個師保衛"KW線"。

阿爾貝運河寬60米,兩岸陡峭,是一道天然的外圍防線,可以掩護了整個比利時的國土。
如果阿爾貝運河防線被突破,比軍將全部撤到"KW線"和"國家堡壘"中去。
  在比利時的防禦計劃中,另外還分出1個騎兵師和1個輕步兵師組成"K分遣隊",負責炸毀阿登山區的道路和橋樑,然後撤回馬斯河,進入"KW線"上的陣地。

而阿登山區正是德軍預定的主攻地段。
  5月10日,比利時的"K分遣隊"執行了爆炸任務之後,不等法軍趕來接管陣地便匆忙撤走了。

當法軍開到這裡時,發現他們前來增援的友軍已經走掉了,士氣大為沮喪。
比軍和法軍不僅嚴重高估了阿登山脈的防禦價值,友軍之間的缺乏合作也給德軍創造了輕鬆突破的便利條件。
  而比利時自以為固若金湯的阿爾貝運河防線,也被德軍空降兵輕鬆突破了。

阿爾貝運河上有3座重要的橋樑,比軍設置了嚴密的防禦,預先埋設了地雷,橋樑附近還有一座高出運河130多米的鋼筋混凝土炮台。
該炮台配備4個裝甲炮塔、4個暗炮塔、12個反坦克炮陣地和大量機槍巢,守軍1200人,炮台內儲備了可供30個晝夜使用的糧食和彈藥。

  5月10日拂曉,300名德國傘兵冷不防從天而降,居然將阿爾貝運河上的2座橋樑毫髮無損地佔領了。

火力威猛的炮台也同時受到了85名德國傘兵的突然襲擊。原來這些德軍傘兵事先早已採用大小相同的模型演習過多次,無怪乎他們幹得如此準確而又迅速。
事後,比軍又被德軍在戰線後面投下的假傘兵所迷惑,既沒有去收復橋樑,也沒有去救援派炮台。
到5月11日清晨,阿爾貝運河上的橋樑和附近的炮台都已經落入了德軍的手中。

  5月12日,前方的比軍放棄馬斯河沿岸陣地,冒著德軍飛機的狂轟濫炸,撤入了"KW線"陣地。法國第7集團軍的幾個機械化師也匆匆趕到,進入了比軍左側的陣地。

英國遠征軍也佔領了比軍右側的野戰陣地。
  5月13日,盟軍與德軍的戰鬥在日昂布魯打響了。

法軍遠道趕來,在坦克方面又處於劣勢,情報不靈,空軍支援也不足,因此戰鬥打得十分吃力,但還是守住了陣地。直到5月15日,德軍仍被阻於盧萬和日昂布魯兩地。
然而,同一天下午,盟軍接到了脫離戰鬥的命令,因為德軍主攻部隊已經在色當隘口突破了法軍的防禦,先頭部隊正向英吉利海岸方向撲來,在比利時作戰的盟軍有被敵人從南面包圍的危險。

  此時,法國總參謀部如夢初醒,終於明白了德軍的主攻方向不在比利時而在色當地區。於是急令進入比利時的盟軍火速撤回法國,真正是"主將無能,累死三軍。"


  5月16日,當英國首相溫斯頓·丘吉爾聽到戰局不利的消息趕來巴黎時,詢問甘未林將軍:"你們的預備隊呢?"甘未林回答說:"沒有。"接著甘未林就狠狠地攻擊東北方面軍司令喬治將軍,認為後者應該為這一失職負責:"我萬萬也沒有料到,一個防守500英里戰線的總司令,手裡竟然會沒有一支主要突擊部隊!"
  精彩旁白:實際上,法國軍事家們的視野總是超不過1914~1918年的那場大戰。司令部"天天落後於形式,把各師的兵力當作賭桌上的零錢信手擲去,經常下令把部隊集結在離敵人的突破點太遠的地方。

由於缺乏與閃電戰的速度相適應的通訊系統,司令部依據的往往是遲到的情報,命令從發出的時刻起就是無法執行的。"
  --(法)亨利·米歇爾著《第二次世界大戰》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