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4日 星期一

阿登戰役

 巴黎解放之後,艾森豪威爾秣馬厲兵,指揮盟軍兵分幾路向德國邊境挺進。
1944年8月29日,巴頓麾下的美軍佔領了馬恩河上的夏龍,9月1日攻佔凡爾登,9月7日強渡摩澤爾河。
英國第2集團軍於9月3日解放了布魯塞爾,9月4日攻佔重要港口安特衛普,直到荷蘭邊界。
加拿大第1集團軍沿海岸向東北掃蕩,解放了許多海港,9月15日佔領了比利時的澤布拉赫,肅清了英吉利海峽沿岸的德軍。
另一路美軍於9月10日解放了盧森堡首都盧森堡城,9月11日進抵德國邊境。
到9月21日,盟軍各路大軍在德國邊境連成一體,準備向德國發起全面進攻。

  此時,德軍經過3個多月的戰鬥,損失慘重,西線戰場上只剩下了49個師,而且每師兵力還不到一半。

德軍將領普遍認為,陣線已經無法防守,必須迅速撤到萊茵河東岸,據險頑抗。
但是,希特勒堅決不准德軍後退一步,同時竭澤而漁,減少後勤人員,增加作戰部隊,海軍和空軍人員也轉為步兵,還下令實行"總體戰"體制,強迫增加軍工生產,強征16~60歲的德國男人參軍。
到1944年11月,希特勒又拼湊了18個師的新兵,派到西線戰場。

  1944年11月底,希特勒悄悄地將25個德軍師集結到比利時東南部的阿登前沿陣地,準備重溫4年的閃電突襲美夢,再一次從這裡突破盟軍防線,直插到布魯塞爾和安特衛普,迫使西歐盟國締結單獨和約,以便他騰出手來集中對付東線的蘇聯戰場。

對這個代號為"萊茵河上值更"的反撲計劃,德國將軍們毫無信心,西線總司令龍德斯泰特私下裡歎息說:"安特衛普?
如果我們能到達默茲河,我們就跪下來感謝上帝!"
  當時,盟軍在西線共計有87個師。

但是,盟軍認為,阿登地域不適於進行大規模的進攻。
因此在寬115公里的地段上只配置了美軍第1集團軍所屬的5個師,總計8.3萬人、242輛坦克、182門反坦克自行火炮和394門火炮。
而德軍進攻部隊卻有官兵25萬人,裝備900輛坦克和強擊火炮、800架飛機、2617門火炮和迫擊炮。
  
  在進攻前夕,德軍還實施了"麒麟"計劃。

派出一支由黨衛軍特種部隊和第150坦克旅、會講英語的約2000人的突擊隊,乘坐美軍的吉普車深入盟軍防線內部。
分成小隊到處切斷電話線,倒轉路標,使盟軍的預備隊走錯方向;掛上紅布條表示路上埋有地雷,盡其所能地製造混亂。
美軍被這些德國兵的活動擾得驚恐不安。為搜索這些德國小隊,許多交通線不能通行,50萬美軍士兵只要在路上相遇就互相盤問,幾百名盟軍士兵因受到懷疑而被拘捕。

  1944年12月16日清晨5點30分,德軍在阿登地區發起了猛烈的反撲攻勢。

中線德軍進展最快,12月17日晚一舉包圍了美軍一個新兵師的2個團,2天後俘虜了8000名美軍。
12月18日,德軍進抵巴斯托尼,奪取了通往默茲河的交通要道。
美軍隨即與德軍展開了白熱化的巴斯托尼爭奪戰。
12月25日,德軍攻入了距離默茲河只有4英里的小鎮塞萊斯,達到了阿登大反攻的頂峰。
當日,德軍第2裝甲師與美軍第2裝甲師爆發激戰,德軍陣亡2500人、1050人被俘,全部88輛坦克損失了81輛。
這一戰,美軍第2裝甲師獲得了"活動地獄"的稱號。

  1945年1月3日,德軍動用2個軍的兵力對巴斯托尼進行了最後一次猛烈爭奪,最後還是被巴頓將軍的猛烈還擊打退了。

1月8日,希特勒被迫命令德軍撤退到豪法裡茲西部。
1月12日,蘇軍在東線提前發動進攻配合作戰,希特勒不得不從西線抽調兵力支援東線作戰。
美軍乘勝追擊,但是遭到冰雪阻滯,1月16日進展到豪法裡茲。
1月28日,德軍終於又被趕回了德國邊境,恢復了原來的戰線。

  阿登戰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西線最大的一次陣地戰,雙方投入將近60個師。

經此一戰,德軍傷亡81834人、損失坦克324輛、飛機320架。
盟軍1萬人陣亡、4.7萬人受傷、2.3萬人失蹤,損失坦克733輛、飛機592架。
雙方相當,但是盟軍能夠迅速得到補充,而德軍卻不能,此後,德軍在西線再也無力阻擋盟軍的進攻了。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