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生前無謚號

    唐朝裴休,很喜歡古物或一些奇異的東西,在他負責皇帝詔令的時候(約 在公元 852 年前後),有位親戚調任為曲阜的縣令,得到了一個古盎(古盆), 送給他。
盎上隱隱約約的有九個古篆字,上面的字是:「齊桓公會於葵丘歲 鑄」(公元前 651 年)。

  裴公認為這就是春秋時代的古物,珍視得就像貴重的古器物鍾炔、郜鼎 一般。

在檢校詔令文書的文稿之餘,時常請親朋好友一一觀賞。
  突然有一位門客劉舍人,認為是近代人假冒的。裴公很不高興說:「有 什麼根據呢?」


  門客說:「我看《禮經》上記載,諸侯去逝五月之後下葬,完葬之後, 返回原先停棺的禮堂拜祭,在返回拜祭之後,開始只在早晚各一次哭祭,過 後才論定謚號。

葵丘在會諸侯,本來就是在桓公生前,怎麼會有『桓公』謚 號呢?」

  裴公至此才恍然開悟了。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