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

一世真情

   這是一個關於我老家的小鎮上長大的女孩凱蒂的故事。
  聽母親講,凱蒂小時候膽大任性,滿腦子的惡作劇,有一次竟然將一個黃蜂巢帶進了教堂。

那件事令庫爾牧師非常生氣,多虧了奶奶求情才平息了風波。
奶奶常說:「孩子有孩子的上帝。」
  小鎮上唯一能使凱蒂馴服的只有伍德大哥。

我見過伍德的照片,一個長得極英俊的青年,他是凱蒂心中的英雄。
伍德非常寵愛凱蒂,常常帶著凱蒂去打獵,有時還教她騎馬。「我只要伍德大哥在乎我。」
這是凱蒂的信念。
  凱蒂10歲那年,一場誰也無法預料的災難,奪走了她全部的快樂。
  那是一個星期天的下午,凱蒂跟伍德上山打獵,回來時他們就坐在一座石橋的欄杆上休息。

當時正值黃昏,橋下的鐵軌在夕陽的映照下猶如兩條金色的絲帶。
一陣山風吹來,把凱蒂戴的紅草帽吹落到橋下。
伍德拍了拍凱蒂的頭,然後笑著跑下橋去揀,誰知草帽竟隨著風沿鐵軌向前滾去。
伍德抓空了幾次後才在鐵軌的分叉處用腳踩住了帽帶。
凱蒂坐在橋上咯咯直笑,她根本沒有想到,災難已經降臨。
伍德的腳陷到交叉的鐵軌中,竟然拔不出來。就在這時,一列火車轟鳴著駛來了……

  是庫爾牧師為伍德主持的葬禮。凱蒂沒有參加,她遠遠地躲在一旁,淚水淹沒了一切。

伍德走了,凱蒂的生活中再沒有了陽光和笑容。
除了奶奶,她不再主動和任何人說話。
後來,她上了中學,學會了抽煙、喝酒和賭博。
鎮上的人都說凱蒂這輩子完了。
  只有奶奶沒有放棄凱蒂。

凱蒂17歲那年,奶奶請來了外鄉的一位叫西娜的姑娘。
這已是奶奶第6次為凱蒂請私人老師了。
西娜長著金色的卷髮,目光柔和善良。
鎮上的人誰也沒想到就是這個柔弱的女孩子改變了凱蒂並影響了她一生。

  那時凱蒂已經很少上學了,她出沒於酒館,和男人們玩紙牌遊戲,誰也別想佔她的便宜。

西娜從不規勸凱蒂,卻像影子一樣跟在她的身邊。
有一天黃昏,忍無可忍的凱蒂終於想出了甩掉西娜的方法。
她駕著一輛破舊的敞篷車,帶著西娜來到車站旁的鐵軌邊。
這時一列火車緩緩地從車站駛出,凱蒂快步向列車跑去,然後一縱身跳上了一節車廂。
「你敢嗎?膽小鬼。」凱蒂大聲衝著西娜喊。哪知話音剛落,西娜已向她跑來。
西娜緊緊地抓住了車廂門的扶手,卻怎麼也跳不上來,火車速度已越來越快,凱蒂終於向她伸出了手。

  天漸漸地黑了,火車隆隆地向遠處駛去。

「我們這是要去哪兒?」
西娜問。
凱蒂也不答話,在列車駛過一個村子時,她將車廂裡的那些罐頭食品往下扔,鐵軌旁的孩子們歡快地爭搶著這些從天而降的物品。
西娜終於被感染了,她也開始扔。兩個姑娘哈哈笑著,直到筋疲力盡才停手。
她們坐在車廂地板上,彼此第一次打量著對方。
漆黑的夜色中,她們感到有種神奇的力量正在拉近她們的距離。
「該回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西娜站起身說。就是從那個時刻起,凱蒂不再覺得孤獨了。

  凱蒂終於有了笑容,她開始閱讀從西娜那裡借來的書,有空的時候,就帶著西娜去打獵,然後告訴她許多關於伍德大哥的故事。

那段日子,小鎮上經常能聽到凱蒂和西娜歡快的笑聲。奶奶覺得很欣慰,她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孩子有孩子的上帝。」

  夏天過後,西娜就要回去做新娘了,凱蒂卻還蒙在鼓裡。

一天下午,她們在山間小路上漫步時,發現了一個巨大的蜂窩。
「裡邊有蜜嗎?」
西娜好奇地問。
「當然有。」凱蒂很自信。
她問西娜:「你還沒吃過新鮮的蜜吧?」
西娜笑著搖了搖頭。「你等等。」
凱蒂說完快步向蜂窩走去。西娜嚇得臉發白。
只見凱蒂很從容地把手伸進蜂窩,然後緩緩地取出蜂,她一邊嘴裡哼著什麼,一邊拿著蜂向西娜走來。
「放心地吃吧,它們不叮人。」
她說著將濃濃的蜜汁送到西娜的嘴邊。西娜看著凱蒂,眼眶忽然紅了。

  兩個月後,西娜走了,和一個叫賈德的人結了婚。

西娜向凱蒂發了邀請,然而凱蒂卻沒有出現在婚禮上,她把車停在離賈德家不遠的一棵大樹下。
賈德大笑著把西娜抱進屋去。
那時凱蒂眼中含滿了淚水,她發誓再也不見西娜。
  在奶奶的幫助下,凱蒂在鎮頭靠近鐵路的地方開了一間小酒吧。

警官奧維爾是酒吧的常客。鎮上的人都知道,奧維爾愛上了生性潑辣的凱蒂。
9月的一天,又到了採蜜的季節,凱蒂違背了自己的諾言,她裝了滿滿的一罐蜂蜜,開著敞蓬車來到西娜的住處。
然而,她萬萬沒想到,在門口她看到的卻是一個滿臉傷痕的西娜。
「他打你了?!」
凱蒂憤怒地叫起來。
「快走吧,求你快走吧,別讓他聽見。」
西娜一邊央求一邊就把門關上了。
接著,凱蒂就聽見屋裡傳來男人凶狠的咆哮和西娜的慘叫。
「開門!西娜!」
凱蒂使勁地砸門,可屋裡已沒了聲響。

  一個月後,凱蒂帶著警官奧維爾接走了西娜。

那個叫賈德的男人喝得酩酊大醉,在西娜走的時候,他惡狠狠地將她從樓梯上推下,要不是奧維爾勸阻,拿著獵槍的凱蒂幾乎要和賈德拚命。

  回到鎮上,凱蒂才知道,西娜已經有了身孕。

她發誓,一定要幫西娜和她未來的孩子過上好日子。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西娜終於從惡魔般的恐懼中解脫了出來。
她幫凱蒂打理著酒吧,兩個女人日夜忙碌著。
秋天的時候,她們把酒吧改名為月光酒吧,聽大人們說,那個時候,月光酒吧幾乎成了小鎮男人夜晚最愛去的地方。
奧維爾警官一直在等著凱蒂,可是凱蒂的答覆總讓他失望。
第二年的春天,西娜的孩子出世了,一個惹人喜愛的男孩,西娜給孩子取名為伍德。

  孩子出世的消息很快傳到醉鬼賈德那裡。

一天晚上,他終於找上門來,要強行從西娜懷中奪走孩子。
假如不是凱蒂和奧維爾及時趕來,也許他已得手。
臨走時,他惡狠狠地說:「我還會來,我一定要帶走他。
誰敢阻攔我,我就殺死誰!」
凱蒂毫不示弱,她拿著獵槍指著賈德說:「你來吧,看我的獵槍答不答應!」

  那以後,西娜和凱蒂日夜守護著小伍德,生怕那個惡魔般的影子會再次出現。

復活節那天,有人曾看見賈德開著車瘋狂地向酒吧駛去,不過當時西娜正帶著小伍德在戲院看戲,並不知道酒吧裡發生了什麼。
  那以後賈德再沒有出現過,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惡夢終於過去,小鎮又恢復了寧靜。
然而好景不長,冬天的時候,西娜病了,醫生診斷說是癌,日子已經所剩不多。
那年冬天,小鎮上下了好大的一場雪,封了山,也蓋沒了鐵軌,大雪一連下了7天。
就在雪停的那天早上,西娜輕輕地握著凱蒂的手,用微弱的聲音對凱蒂說:「對不起,不能再陪你爬火車了,也再吃不到你採的蜜了……」
凱蒂淚如泉湧,自伍德大哥去世後,她還從沒有像今天這樣流過淚。
「我把小伍德交給你了……凱蒂,別哭,全鎮上你是最勇敢的女孩……」
西娜的聲音越來越弱,她美麗的雙眼終於閉上了。
  凱蒂又失去了一個最好的朋友。然而悲慟之後,就有一股力量血液一樣迅速流遍她的全身。

小伍德已能和夥伴們在山野裡奔跑了。
凱蒂彷彿看見了一條河,從伍德流向西娜,再流向她,最後是小伍德。
生命就是這樣延續的。時光像小鎮邊的火車一樣飛奔著。
凱蒂又經歷了一次次的生離死別。奶奶病故,奧維爾在一次和劫匪的槍戰中不幸身亡。
不過這些都轉化成豐厚的饋贈,她覺得自己生命的河床變寬了。
伍德讀到中學那年,凱蒂賣掉了月光酒吧,移居德克薩斯。她要伍德念最好的學校,要他成為真正有用的人才。

  這個故事到這兒就結束了。

從前的那個女孩凱蒂其實就是我的姨媽。
凱蒂姨媽終身未嫁。在她臨終的時候,身邊站著她的兒子——一直把她叫做媽媽的伍德。


 


Author :胡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