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奇怪的戰爭

  從1939年9月3日英法對德國宣戰到1940年5月10日德國進攻法國,長達8個多月的時間裡,英法兩國一直按兵不動,宣而不戰,西線的歐洲異常平靜。
英國人稱這段時間為"假戰",法國人稱之為"奇怪的戰爭",德國人則稱之為"靜坐戰爭"。
  波蘭戰役爆發之後,英法兩國在西線部署了115個師,而德國只有23個師,希特勒正在東線集中兵力進攻波蘭,西部邊境"只是一道紙屏"。

如果英法真誠援助波蘭,立即從西線進攻德國,那麼德軍將陷於腹背受敵的不利境地。
但是,死抱著"綏靖政策"不放的英法卻只求西線無戰事。
  對此,希特勒早已算定。

在閃擊波蘭的前夕,德國陸軍參謀總長哈爾德就在日記中寫道:"元首很放心……他估計法國人和英國人不會進犯德國本土。"同時,希特勒也指示西線德軍要極其慎重行事,"第一槍只能由敵人先放。"

  而英法兩國也根本就無意主動進攻。

為了保證不出事,德法的士兵都用高音喇叭相互宣傳,請對方放心自己絕對不會先開第一槍。
有些地方的軍隊甚至大搖大擺地到河裡洗澡,若無其事的士兵還用法國葡萄酒交換德國啤酒。
英法飛機每晚都要在敵境內丟下許多東西,但不是炸彈,而是給熟睡中的德國人扔下成噸成噸的和平傳單。

  對於這種奇怪的戰爭場面,當時在戰地採訪的法國記者多熱萊斯寫道:"那裡的寧靜氣氛令人驚訝。

駐守在萊茵河畔的炮兵悠閒地觀望著德國運送彈藥的列車在河對岸來往行駛,我們的飛行員從薩爾區工廠冒煙的煙囪上空飛過也不投擲炸彈。
很顯然,最高統帥部最關心的是不要打擾敵人。"

  為了幫助無所事事的前線士兵擺脫無聊和空虛,法國政府於1939年11月21日在軍隊中設立了"娛樂服務處",負責組織前線軍人的娛樂活動。

11月30日,法國議會討論了給士兵們增加酒類供應的問題。
1940年2月29日,達拉第總理簽署了一項"供作戰部隊用"的撲克牌免稅法令。
隨後,又為軍隊送去了一萬個足球。
  軍隊的娛樂有政府的照顧,而法國老百姓的又有誰管呢?

經過了1939年嚴酷的冬天,許多法國家庭都因為有人被徵兵而發生了經濟困難,只有公務員和軍火工廠的工人還能照常拿到薪水,勉強度日。
空襲的警報往往平白無故地把城市居民從睡夢中驚醒。
地下室已經改成了防空掩蔽所,紀念碑用沙袋加以保護,人們背著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用的防毒面具四處遊蕩,內心了充滿了恐懼與空虛。

  公眾渴望聽到爆炸性的新聞,因此各種荒唐的謠言滿天飛。

由於政府嚴厲管制新聞,人們轉而收聽外國廣播,尤其是"德國電台的那個法奸"費爾多納的廣播,此人宣稱:法國被背信棄義的英國拖進了戰爭,英國人不打到法國人都死光是不會罷手的。

  實際上,英國人也不想打仗。

張伯倫首相就多次表示,英國不是在對德國人民作戰,"我所希望的並不是軍事勝利--我對這種可能性也深感懷疑--我希望的是德國內部的崩潰。"。

  遺憾的是,"德國內部的崩潰"等來等去一直也沒有出現。相反,獲得一連串的侵略成功之後,希特勒在德國的威望越發如日中天,一呼百應了。


  與英法兩國的莫名其妙和無所作為相反,希特勒對自己的戰爭目標和現實形勢都有非常清楚的認識。

早在波蘭戰爭結束之前,1939年9月27日,他就對德軍下達了準備在西線發動進攻的命令。
他明確指出:"戰爭的目的是擊潰法國,並迫使英國投降,"從而在歐洲確立德國的霸權地位。
同時,他也明白:"時間總的來說將不利於我們。
敵方的經濟潛力比我們大……因此要向西方進攻,越快越好。"
  
  1939年10月9日,希特勒又向德軍下達了《西線作戰的備忘錄和方針性指示》。指示德軍應在西線進攻,而不必考慮比利時、荷蘭和盧森堡的中立問題。

10月19日,德軍各軍種總司令正式接到了在西線作戰集中和展開兵力的訓令,即閃擊法國的"黃色方案"。
  然而,在剛剛結束的波蘭戰役中,德軍的運輸汽車已經折損了50%左右,而彈藥庫存和供應更是嚴重不足。

截至1939年10月初,德軍所擁有的備用彈藥總共只夠28天的戰鬥之用。德國工業還不能滿足德軍不斷增長的軍火需要。
  德國陸軍參謀總長哈爾德在1939年11月3日的日記中寫道:"對於最高統帥部下令實施的進攻,沒有一個高級指揮機關認為有勝利的把握。"希特勒也不得不同意這種看法。

因此,進攻命令先後推遲了30次之多,一直拖延到1940年5月10日。
  德國利用這一段"奇怪的戰爭"時期,加緊生產軍事裝備和彈藥,迅速增強了德軍的作戰實力。

從1939年9月到1940年4月,德軍增補了680輛新型坦克。
一些輕裝師隨著武備的增加而改編成了坦克師。陸軍增配了1368門野戰炮、2172門新式迫擊炮和1630門反坦克炮。
空軍增加了1500架作戰飛機。德軍員額新增330萬人,新建立了15個軍、31個步兵師、9個後備警備師。
德軍在西線投放的兵力也從1939年11月的96個兵團,猛增到1940年5月的136個兵團。

  精彩旁白:在"奇怪的戰爭"期間,英國人雖然已經與德國人開戰,內心裡卻還是擺脫不了蘇聯人的身影。

1939年12月28日,英國參謀總長艾恩賽德將軍在日記中寫道:"我認為,我們已經有可能把一切都掉轉過來反對俄國人和德國人。
但我們的牌要打得十分謹慎,行動要做到出其不意。"
  而法國的情況則有記者凱瑞利斯的記述:"到處都在鼓吹十字軍遠征精神……到處都是一個呼聲:'向俄國開戰!'原先主張待在馬奇諾防線後面一動不動的人,現在卻要派遣軍隊到北極去作戰!"
  --(法)亨利·米歇爾著《第二次世界大戰》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