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

虞允文書生退敵


     紹興和議以後,宋金雙方有二十年沒有發生戰爭。
宋高宗和一批投降派大臣對於這個偏 安的局面十分滿意,在臨安修築起豪華的宮殿府第,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把收復失地的事 忘記得一乾二淨。
在這段時間裏,金朝統治集團發生內訌,貴族完顏亮殺死了金熙宗,自立為帝,歷史上 稱為海陵王。
完顏亮把金朝的京都從上京遷到燕京,一心想發動戰爭,消滅南宋。
有一次, 他做了個夢,夢裏他上了天宮,天帝命令他討伐宋朝。
他跟大臣談起這個夢,一些湊趣的大 臣都說這是個好兆頭,向他祝賀。
完顏亮就把發兵南侵的事決定下來了。 完顏亮準備發兵的風聲,傳到臨安。
有些官員要朝廷早作準備,反而被宋高宗斥責是造 謠生事。
有一回,金朝派使臣施宜生到臨安。宋高宗叫大臣張燾(音dao)接待。
張燾想 從施官生那裏探聽消息。
施宜生原來是宋朝的官員,也想透露點消息給張燾,但是旁邊有金 朝的隨從官員,不好明說,只好暗示說:“今天北風可刮得厲害啊!”又拿起幾案上的筆 說:“筆來,筆來!”(“筆”和“畢”同音,“畢來”,就是都來的意思。) 張燾得到施宜生的暗示,連忙把金兵要大舉南下的消息告訴宋高宗,但是宋高宗只當耳 邊風。 西元1161年九月,完顏亮做好一切準備,發動全國六十萬兵力,組成三十二個軍, 全部出動,進攻南宋。
出發之前,完顏亮趾高氣揚地跟將領們說:“從前梁王(指兀術)進 攻宋朝,費了多少時間,沒取得勝利。
我這次出征,多則一百天,少則一個月,一定能掃平 南方。” 完顏亮的大軍逼近淮河北岸,防守江北的主帥劉錡(音qi)正在生病,派副帥王權到 淮西壽春防守。
王權是個貪生怕死的傢伙,聽到金兵南下,嚇得喪魂落魄,根本沒想抵抗。 完顏亮渡過淮河,王權還沒見到金兵的人影兒,早已聞風逃奔,一直逃過長江,到採石才停 下來。
 宋高宗聽到王權兵敗,才害怕起來。
他把王權撤了職,另派李顯忠代替王權的職務,並 且派宰相葉義問親自去視察江淮守軍。
葉義問也是個膽小鬼,不敢親自上前線,另派一個中書舍人(文官名)虞允文,慰勞采 石的宋軍將士。
虞允文到了採石,王權已經走了,接替他職務的李顯忠卻還沒到。對岸的金兵正在準備 渡江。
宋軍沒有主將,人心惶惶,秩序混亂。
虞允文到了江邊,只見宋軍兵士三三兩兩垂頭 喪氣地坐在路旁,把馬鞍和盔甲丟在一邊。
虞允文問他們說:“金人都快要渡江了,你們坐在這裏等什麼?”
 兵士們抬頭一看,見是一個文官,沒好氣地說:“將軍們都跑了,我們還打什麼仗?” 虞允文看到隊伍這樣渙散,十分吃驚,覺得等李顯忠來已經來不及了,就立刻召集宋軍 將士,告訴他們說:“我是奉朝廷的命令到這裏來勞軍的。
你們只要為國家立功,我一定報 告朝廷,論功行賞。” 大夥兒見虞允文出來作主,也打起精神來了。他們說:“我們吃盡金人的苦,誰不想抵 抗。
現在既然有您作主,我們願意拼命作戰。” 有個跟隨虞允文一起去的官員悄悄地對虞允文說:“朝廷派您來勞軍,又不是要您督 戰。別人把事辦得那麼糟,您何必背這個包袱呢?” 虞允文氣憤地說:“這算什麼話!現在國家遭到危急,我怎麼能考慮自己的得失,逃避 責任。” 虞允文是個書生,從來沒有指揮過戰爭。
但是愛國的責任心使他鼓起勇氣。他立刻命令 步兵、騎兵都整好隊伍,排好陣勢,又把江面的宋軍船隻分為五隊,一隊在江中,兩隊停泊 在東西兩側岸邊,另外兩隊隱蔽在港汊裏作後備隊。
宋軍佈置剛剛結束,金兵已經開始渡江。
完顏亮親自揮動著小紅旗指揮。幾百艘金軍大 船迎著江風,滿載著金兵向南岸駛來。
沒有多少時間,金兵已經陸續登岸。 虞允文命令部將時俊率領步兵出擊。
時俊揮舞著雙刀,帶頭沖向敵陣。
兵士們士氣高 漲,拼命衝殺。
金兵進軍以來,從沒有遭到過抵抗,一下子碰到這樣強大的敵手,就都垮下 來了。 江面上的宋軍戰船,也向金軍的大船沖去。宋軍的戰船雖小,但是很堅實,就像尖利的 鋼刀一樣,插進金軍的船隊,把敵船攔腰截斷。
敵船紛紛被撞沉。敵軍一半落在水裏淹死, 一半還在頑抗。
 太陽下山了,天色暗了下來,江面上的戰鬥還沒有結束。
這時候,正好有一批從光州 (今河南潢州)逃回來的宋兵到了採石。
虞允文要他們整好隊伍,發給他們許多戰旗和軍 鼓,從山後面搖動旗幟,敲著鼓繞到江邊來。
江上的金兵聽到南岸鼓聲震天,看到山后無數 旗幟在晃動,以為是宋軍大批援兵到來,紛紛逃命。
金軍遭到意料不到的慘敗,氣得完顏亮暴跳如雷,一肚子怒氣全發洩在兵士身上,把逃 回去的兵士全拷打死了。
 虞允文料想完顏亮不會甘心失敗。當天夜裏,就把戰船分為兩隊,一隊開到上游,一隊 留在渡口。
到第二天天濛濛亮的時候,完顏亮果然又派金軍渡江,虞允文指揮兩隊戰船夾 擊。
金兵嘗過虞允文的厲害,沒心思反抗。
三百隻大船被困在江心和渡口,宋軍放起一把 火,把敵船全燒了。
 完顏亮在採石渡江不成功,又把他們的兵士亂殺了一批,才帶著留下的人馬到揚州去, 想到那裏去渡江。
 宋軍在採石大勝之後,主將李顯忠才帶兵到達。李顯忠瞭解到虞允文指揮作戰的情況, 十分欽佩。
虞允文對李顯忠說:“敵人在採石失敗之後,一定會到揚州去渡江。
對岸鎮江那邊沒准 備,情況很危險。
您在這兒守著,我到那邊去看看。” 李顯忠馬上撥給虞允文一支人馬,由虞允文率領前往鎮江。
鎮江原來是由老將劉錡防守。
那時候,劉錡已經病得不能起床了。虞允文到了鎮江,先 去探望劉錡。
劉錡躺在床上,緊緊拉著虞允文的手,心情沉重地說:“國家養兵三十年,沒 有立過一點戰功,想不到立大功的還是靠您這位書生,我們當將軍的實在太慚愧了。” 虞允文安慰他一陣,就回到軍營。
他命令水軍在江邊演習。
宋軍製造了一批車船,由兵 士駕駛,在江邊的金山周圍巡邏,來回像飛一樣。北岸的金兵看了十分吃驚,趕快報告完顏 亮。完顏亮大怒,把報告的人打了一頓板子。
這時候,金兵打了幾次敗仗,都害怕作戰。有些將士暗地裏商量逃走,完顏亮發現後, 下了命令:兵士逃亡的殺死將領,將領逃亡的殺死主將;並且宣佈第二天全軍渡江,畏縮不 前的處死。
金軍將士對完顏亮的殘酷統治再也忍受不住,還沒等完顏亮發出渡江命令,當天夜裏擁 進完顏亮的大營,把他殺死。 完顏亮一死,金兵就撤退了。 完顏亮帶兵南侵的時候,金朝內部也出了事。
一些不滿完顏亮統治的大臣,另外擁戴完 顏雍為皇帝,這就是金世宗。採石大戰後,金世宗為了穩定內部,派人到南宋議和,宋金戰 爭又暫時停了下來。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