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顧炎武著書立說


目從平定三藩之亂以後,清王朝在中國的統治穩定下來了。
但是,還有一點叫康熙帝不
大放心,這就是怕有些明朝留下來的文人心裏不服。

於是,他採用一個辦法開“博學鴻詞
科”,命令各地官員和朝廷大臣,把有學問的文人推薦給朝廷,馬上封他做官。

這一招果然
很靈,不少全國著名的學者、文人應召到京城,做起官來了。
但是也有一些學者認為,他們是明朝的臣民,到清朝做官是喪失氣節的事。

他們寧願冒
殺頭的危險,也不肯應召。

其中有一個是著名的思想家顧炎武,有人想推薦他應博學鴻詞
科,他寫信回答說:“我這個七十歲的老翁還巴望個什麼?

欠缺的就是一死,如果一定要逼
我應召,我只能一死了事。”
顧炎武是江蘇昆山人,出身江南大族,他的祖父是個很有見識的人,認為讀書一定要研
究實際。

顧炎武受祖父影響,從小喜歡讀《資治通鑒》、《史記》和孫吳兵法等書,十分關
心時事。

後來參加科舉,沒有考中,就乾脆下決心放棄科舉,通讀歷代歷史典籍,研究全國
各地的地方誌和歷代名人奏章,開始編寫一本重要的歷史地理著作《天下郡國利病書》。
正當他用心治學的時候,明朝滅亡,清兵南下,江南各地人民都組織抗清鬥爭,顧炎武
和他的兩位好友也參加了保衛昆山的戰鬥。

昆山軍民跟清軍激戰二十一天后,因為兵力懸
殊,終於失敗。

昆山城陷落的時候,顧炎武的生母被清兵斫斷了右臂:撫養他成長的嬸母
(也是他的繼母),聽到清兵攻破常熟,就絕食自殺,臨死時囑咐顧炎武說:“我雖然是個
女子,以身殉國也是理所應當的。

希望你不要做清朝的臣子,我死後也可以團上眼睛了。”
顧炎武痛哭一場,葬了他的繼母,離開了他的家鄉。

他想渡海去投奔魯王,還沒有去
成,魯王政權已經覆滅了。

顧炎武隱姓改名,在長江南北一帶奔走,想組織一支抗清義軍,
但畢竟勢孤力單,沒能成功。
當時,沿海和太湖一帶還有零星的抗清活動,清朝官府防備很嚴,發現有什麼抗清嫌疑
的人,就要加上“通海”的罪名,打進監獄。

昆山有個官僚地主葉方恒,想吞沒顧炎武家的
田地,買通顧家的僕人,誣告顧炎武通海。葉方恒還把顧炎武抓起來,私設公堂,逼他自殺。
顧炎武一些朋友為了搭救他,去找在清朝做官的錢謙益幫忙。

錢謙益本來是南明弘光政
權的禮部尚書,又是個出名的文學家,清兵下江南的時候,他投降了清朝,名聲不好。錢謙
益表示,只要顧炎武承認是他的學生,他願意保顧炎武出獄。

那位朋友知道顧炎武不肯那樣
做,就自作主張,假造了一張顧炎武的名帖,送給錢謙益求助。
這件事讓顧炎武知道了,直怪那朋友多事,非要把名帖討還不可。

朋友不肯討還,他索
性在大街上貼告白,聲明那張名帖是假的,弄得錢謙益十分尷尬。
經過朋友們的奔走,顧炎武才被釋放出來。

葉方恒還不肯甘休,派人追蹤他。有一天,
顧炎武在南京太平門外經過,遭到暴徒襲擊,頭部受了重傷,幸虧有好心人救護,才脫離危
險。顧炎武知道,在江南他是呆不下去了,決心到北方去遊歷。


顧炎武到北方去,一來想考察各地的地理形勢,風俗民情;二來也想找機會結交一些志
同道合的朋友,進行抗清活動。他在那長途跋涉的艱苦環境裏,並沒有放棄學術研究。

一路
上,他用兩匹馬、四匹騾子,馱著他的書箱。

遇到關塞險要的地方,他就訪問當地的退伍老
兵,瞭解那裏的風土人情,如果跟他在書本上讀到的不一樣,就拿出書本核對,這樣他的知
識就更豐富了。
顧炎武從四十五歲起,用了二十多年時間,在山東、山西、河北、江南來回奔走,每年
差不多有一半時間住在旅店裏。他還曾經和朋友一起,在雁北開墾荒地。

到了晚年,才在陝
西華陰定居下來。
顧炎武從小讀書有個習慣,有一點心得就記下來,後來如果發現錯誤,又隨時修改;發
現跟古人議論重複的,就刪掉。

這樣日積月累,再加上他從調查訪問得到的材料,編成一本
涉及政治、經濟、史地、文藝等內容極其廣泛的書,叫做《日知錄》。

這書被公認為極有學
術價值的著作。

在《日知錄》裏,他寫了一段精闢的話,他認為社會的道德風氣敗壞,就是
亡天下,為了保天下不亡,每一個地位低微的普通人,都應負起責任(原文是‘保天下者,
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這句名言就是這樣來的)。


跟顧炎武同時代的思想家,還有王夫之、黃宗羲,都是參加過抗清鬥爭,始終不願應召
到清朝做官的。他們在學術上都有很大成就,歷史上把他們合稱為清初三先生。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