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

葛賢痛打稅監


明神宗是個貪財如命的昏君,他追求享樂生活,沒完沒了地搜羅金銀珠寶,把國庫都揮
霍空了,就千方百計向民間搜刮。

這個時期,農業生產和手工業逐步發展,在東南沿海一帶商業也繁榮起來,在蘇州,絲
織業特別發達,富裕的機戶開始開設工廠,雇用機工,城裏的機工總共有幾千人。

這種商業城市的繁榮情況,使明朝統治者認為有利可圖。
為了榨取更多錢財,明神宗就
派了一批宦官到那些城市去收稅,這種宦官就叫做稅監。
稅監不但徵收苛捐雜稅,還向百姓
敲榨勒索,把百姓害得好苦。
西元1601年,明神宗派稅監孫隆到蘇州徵稅,孫隆一到蘇州,就跟當地地痞土棍勾
結,在蘇州城各處設立關卡,凡是綢緞布匹進出關卡,一律徵收重稅。
商販交不起稅,就不
敢進城做買賣。這一年,正好又碰上一連兩個月陰雨,蘇州鬧了一場水災,桑田淹沒,機戶
停工。
孫隆一夥還要向機戶收稅,規定每台織機收稅銀三錢;每匹綢緞,收稅銀五分,這一
來更逼得許多機戶倒閉,機工失業。
有一天,織工葛賢(又名葛成)路過葑門,見到孫隆手下幾個稅棍,正圍住一個賣瓜的
農民痛打。
葛賢一打聽,才知道那瓜農挑瓜進城的時候,稅棍逼他交稅,交不出就搶他的
瓜;等瓜農賣了瓜,買米出城的時候,稅棍又搶他的米頂稅銀。
瓜農不答應,就遭到稅棍的
痛打。
葛賢平日對稅監的壓迫剝削,本來懷著滿腔氣憤,看到這情形再也忍不住了,他揮動他
手裏的芭蕉扇,高聲呼喊打壞蛋。路邊的群眾一呼百應,像潮水一樣湧到葑門稅卡。
稅棍黃
建節想要逃跑已經晚了。群眾把他包圍起來,拾起亂石、瓦片向黃建節扔去。
這個作惡多端
的惡棍,被亂石打得頭破血流,喪了性命。
這時候,群眾越聚越多,反抗情緒也沸騰起來。
葛賢看到大夥打死了黃建節,知道事情
鬧大了,就和群眾一起,到玄妙觀開會商量。
大家一不做,二不休,推舉葛賢等二十多人當
首領,找稅監孫隆算賬。
葛賢等分路找到十二個稅棍的家,點起了一把火,把他們的家全燒了;另一路群眾浩浩
蕩蕩來到蘇州稅監衙門,捉拿孫隆。一時間,?喊聲震天動地,孫隆嚇得魂不附體,爬出後
牆,狼狽逃到杭州去了。

孫隆逃出蘇州以後,蘇州知府下令捉拿參加暴動的人。
葛賢得到這消息,怕連累大家,
自己跑到蘇州府衙門,說:“帶頭的就是我一個人,要殺要剮由我頂著,不要牽連別人。
知府正為這個案子抓不到為首的人發愁,見到葛賢挺身出來投案,就把他關進監獄。

葛賢進監獄那天,成千上萬的蘇州市民含著眼淚為他送行。
葛賢進了監獄,又有上千個
人絡繹不絕帶著酒飯、衣服來慰問。
葛賢再三推辭不收,大家還是不肯帶回去,葛賢就把大
夥慰問的酒飯等都分給監獄裏被押的難友了。
明朝統治者看到這情況,沒敢殺害葛賢。葛賢坐了兩年牢,終於被釋放。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