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

楊一清計除劉瑾


土木之變以後,明王朝開始衰落。
明英宗以後的幾代皇帝,都昏庸腐敗。
他們不可能吸
取王振誤國的教訓,一味依賴宦官。
宦官專政的局面越來越嚴重。
明憲宗朱見深(英宗的兒
子)在位的時候,宦官汪直專權,在東廠以外,又設了一個西廠,加強特務統治,冤死不少
好人。
西元1505年,明武宗朱厚照即位。
他身邊有八個宦官,經常陪伴他打球騎馬,放鷹
獵兔,為首的叫劉瑾。
明武宗貪圖玩樂,覺得劉瑾等稱他的心意,十分寵信他們。
這八個宦
官依仗皇帝的勢,在外面胡作非為。
人們把他們稱為“八虎”。

一些大臣向武宗勸諫,要求武宗剷除“八虎”。劉瑾等得到消息,就在武宗面前哭訴。
明武宗不但不聽大臣勸諫,反而提升劉瑾為司禮監,又讓劉瑾兩個同黨分別擔任東廠、西廠
提督。

劉瑾大權在手,就下令召集大臣跪在金水橋前,宣佈一大批正直的大臣是“奸黨”,把
他們排擠出朝廷。
劉瑾每天給武宗安排許多尋歡作樂的事,等武宗玩得正起勁的時候,他把大臣的許多奏
章送給武宗批閱。明武宗很不耐煩,說:“我要你們幹什麼?這些小事都叫我自己辦?”說
著,就把奏章撂給劉瑾。

打這以後,事無大小,劉瑾不再上奏。
他假傳明武宗的意旨,獨斷專行。劉瑾自己不通
文墨,他把大臣的奏章全帶回家裏,讓他的親戚、同黨處理。
一些王公大臣,知道送給明武
宗的奏章,皇上是看不到的。因此,有什麼事上奏,就先把複本送給劉瑾,再把正本送給朝
廷。民間流傳著一種說法:“北京城裏有兩個皇帝:一個坐皇帝,一個立皇帝;一個朱皇
帝,一個劉皇帝。”

劉瑾怕人反對,派出東廠、西廠特務四出刺探;還在東廠、西廠之外,設一個“內行
廠”,由他直接掌管,連東廠、西廠的人,也要受內行廠監視。
被這些特務機構抓去的人,
都受到殘酷刑罰,被迫害致死的有幾千人,民間怨聲載道。

劉瑾還利用權勢,敲榨勒索,接受賄賂。
地方官員到京都朝見,怕劉瑾給他找麻煩,先
得給劉瑾送禮,一次就送二萬兩銀子。
有的官員進京的時候沒帶那麼多錢,不得不先向京城
的富豪借高利貸,回到地方後才償還。
當然,這筆負擔全轉嫁到老百姓身上了。

西元1510年,安化王朱寘鐇(音zhifan)以反對劉瑾為名,發兵謀反。
明武宗
派楊一清總督寧夏、延綏一帶軍事,起兵討伐朱寘鐇,派宦官張永監軍。

楊一清原是陝西一帶的軍事統帥,在訓練士卒、加強邊防方面立過功。因為他為人正
直,不附和劉瑾,被劉瑾誣陷迫害,後來經大臣們營救,才被釋放回鄉。這回明武宗為了平
定藩王叛亂,才重新起用他。

楊一清到了寧夏,叛亂已經被楊一清原來的部將平定,楊一清、張永俘虜了朱寘鐇,押
解到北京獻俘。
楊一清早就有心除掉劉瑾,他打聽到張永原是“八虎”之一,劉瑾得勢以後,張永跟劉
瑾也有矛盾,就決心拉攏張永。
回京的路上,楊一清找張永密談,說:“這次靠您的大力,
平定了叛亂,這是值得高興的事。
但剷除一個藩王容易,內患卻不好解決,怎麼辦?”
張永驚異地說:“您說的內患是什麼?”
楊一清把身子靠近張永,用右手指在左掌心裏寫了一個“瑾”字。
張永一看,皺起眉頭說:“這個人每天在皇上身邊,耳目眾多,要剷除他可難啊!”
楊一清說:“您也是皇上親信。
這次凱旋回京,皇上一定會召見您。趁這個機會您把朱
寘鐇謀反的起因奏明皇上,皇上一定會殺劉瑾。
如果大事成功,您就能名揚後世啦!”
張永心裏猶豫了一下,說:“萬一不成功,怎麼辦?”楊一清說:“如果皇上不信,您
可以痛哭流涕,表明忠心,大事一定能成功。
不過這件事一定要動手得快,晚了怕洩漏事
機。”
張永本來對劉瑾不滿,經楊一清一慫恿,膽子也壯了起來。
到了北京,張永按楊一清的計策,當夜在武宗面前揭發劉瑾謀反。
明武宗命令張永帶領
禁軍捉拿劉瑾。
劉瑾毫無防備,正躺在家裏睡大覺,禁軍一到,就把他逮住,打進大牢。
明武宗派禁軍抄了劉瑾的家,抄出黃金二十四萬錠,銀元寶五百萬錠,珠玉寶器不計其
數;還抄出了龍袍玉帶,盔甲武器。
明武宗這才大吃一驚,把劉瑾判處死刑。
劉瑾雖然被殺,但是明武宗的昏庸腐敗卻是無可救藥的。
他殺了劉瑾之後,又寵信了一
個名叫江彬的武官,在江彬的教唆下,他多次離開北京到宣府(今河北宣化)尋歡作樂。把
朝政大權交給江彬,江彬又趁機貪污受賄,排斥好人。

由於明王朝的腐敗統治,土地兼併十分嚴重,百姓的賦稅和勞役負擔更加繁重,農民起
義此起彼伏。
西元1510年,北京附近爆發劉六、劉七領導的起義。
這次起義延續兩年,
起義軍橫掃河北、山東、山西等八個省,四次逼近北京,給腐朽的明王朝一次沉重的打擊。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