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

於謙保衛北京


明朝五十萬大軍在土木堡全線崩潰,消息傳到北京,太后和皇后急得哭哭啼啼,從宮裏
內庫撿出大量金銀珍寶、綾羅綢緞,偷偷派太監帶著財寶去尋找瓦剌軍,想把英宗贖回來。
結果,當然是毫無希望。

從土木堡逃出來的傷兵,斷了手的,缺了腿的,陸續在北京街道出現了。京城裏人心惶
惶,誰也不知道皇帝下落怎樣。
再說,京城裏留下的人馬不多,瓦剌軍來了怎麼抵擋呢?
為了安定人心,皇太后宣佈由郕王朱祁鈺監國(就是代理皇帝的職權),並且召集大
臣,商量怎麼對付瓦剌。
大臣們七嘴八舌,不知怎麼辦才好。
大臣徐有貞說:“瓦剌兵強,
怎麼也抵擋不住。
我考察天象,京城將遭到大難、不如逃到南方去,暫時避一下,再作打
算。”
兵部侍郎于謙神情嚴肅地向皇太后和郕王說:“誰主張逃跑的,應該砍頭。京城是國家
的根本,如果朝廷一撤出,大勢就完了。
大家難道忘掉了南宋的教訓嗎?”
於謙的主張得到許多大臣的支持,太后決定叫于謙負責指揮軍民守城。
于謙是明朝著名的民族英雄,浙江錢塘(今杭州)人。
他自小有遠大的志向。小時候,
他的祖父收藏了一幅文天祥的畫像。
于謙十分欽佩文天祥,把那幅畫像掛在書桌邊,並且題
上詞,表示一定要向文天祥學習。
長大以後,他考中進士,做了幾任地方官,嚴格執法,廉
潔奉公;後來擔任河南巡撫,獎勵生產,救濟災荒,比較注意人民疾苦。
王振專權的時候,貪污成風,地方官進京辦事,總要先送白銀賄賂上司,只有于謙從來
不送禮品。
有人勸他說:“您不肯送金銀財寶,難道不能帶點土產去?”於謙甩動他的兩隻
袖子,笑著說:“只有清風。”他還寫了一首詩,表明自己的態度,詩的後面兩句是:“清
風兩袖朝天去,免得閭閻話短長。”(後句的意思是免得被人說長道短,閭閻就是裏巷。
“兩袖清風”的成語就是這樣來的。)

因為於謙剛正不阿,得罪了王振,王振就指使同黨誣告於謙,把於謙打進監牢,還判了
死刑。
河南、山西的地方官員和百姓聽到于謙被誣陷的消息,成千上萬的人聯名向明英宗請
願,要求釋放於謙。
王振一夥一看眾怒難犯,又抓不住於謙什麼把柄,只好釋放了於謙,恢
複了他的原職;後來,又被調到北京擔任兵部侍郎。

這一回,在京城面臨危急的時刻,于謙毅然擔負起守城的重任。
他一面加緊調兵遣將,
加強京城和附近關口的防禦兵力;一面整頓內部,逮捕了一批瓦剌軍的奸細。
有一天,監國的郕王朱祁鈺上朝,大臣們紛紛要求宣佈王振罪狀。
朱祁鈺不敢作主。有
個宦官馬順,是王振的同黨,見大臣們不肯退朝,吆喝著想把大臣趕跑。
這下激怒了大臣。
有個大臣沖上去揪住馬順,大夥趕上來,一陣拳打腳踢,就把馬順揍死了。
朱祁鈺見到朝堂大亂,想躲進內宮,於謙攔住他說:“王振是這次戰爭失敗的罪魁禍
首,不懲辦不能平民憤。
陛下只要宣佈王振罪狀,大臣們就心安了。”
朱祁鈺聽了於謙的話,下令抄了王振的家,懲辦了一些王振的同黨,人心漸漸安定下來。
瓦剌首領也先俘虜了明英宗,沒把他殺死,卻挾持著英宗當人質,不斷騷擾邊境。看
來,京城裏沒有皇帝不好辦。
于謙等大臣請太后正式宣佈讓朱祁鈺做皇帝,被俘虜的明英宗
改稱太上皇。
朱祁鈺這才即位稱帝,這就是明代宗(又叫景帝)。
也先知道明朝決心抵抗瓦剌,就以送明英宗回朝為藉口,大舉進犯北京。
這一年十月,瓦剌軍很快打到北京城下,在西直門外紮下營寨。
于謙立刻召集將領商量
對策。
大將石亨認為明軍兵力弱,主張把軍隊撤進城裏,然後把各道城門關閉起來防守,日
子一久,也許瓦剌會自動退兵。

於謙說:“敵人這樣囂張。如果我們向他們示弱,只會助長他們的氣焰。
我們一定要主
動出兵,給他們一個迎頭痛擊。”
接著,他分派將領帶兵出城,在京城九門外擺開陣勢。
於謙在城外把各路人馬佈置好後,他親自率領一支人馬駐守在德勝門外,叫城裏的守將
把城門全部關閉起來,表示有進無退的決心。
並且下了一道軍令:將領上陣,丟了隊伍帶頭
後退的,就斬將領;兵士不聽將領指揮,臨陣脫逃的,由後隊將士督斬。
將士們被於謙的勇敢堅定的精神感動了,士氣振奮,鬥志昂揚,下決心跟瓦剌軍拼死戰
鬥,保衛北京。
這時候,各地的明軍接到朝廷的命令,也陸續開到北京支援。城外的明軍增加到二十二
萬人。
明軍聲勢浩大,戒備森嚴,也先發動幾次進攻,都遭到明軍奮勇阻擊。
城外的百姓也配
合明軍,跳上屋頂牆頭,用磚瓦投擲敵人。
經過五天的激戰,瓦剌軍死傷慘重。
也先遭到嚴重損失,又怕退路被明軍截斷,不敢再戰,就帶著明英宗和殘兵敗將撤退。
于謙等明英宗去遠了,就用火炮轟擊,又殺傷了一批瓦剌兵。
北京城保衛戰,取得了輝煌的
勝利。
于謙立了大功,受到了北京軍民的愛戴。明代宗十分敬重他。
於謙家的房屋簡陋,只能
遮蔽風雨,明代宗給他造一座府第,於謙推辭了。
他說:“現在正是國難當頭的時候,怎麼
能貪圖享受呢?”
也先失敗後,知道扣住明英宗也沒有用處。就把明英宗放回北京。
于謙一心保衛國家,但是那個在北京危急的日子裏主張逃跑的徐有貞,還有被於謙責備
過的大將石亨,都對他懷恨在心,在暗地裏想法報復。

英宗回北京後過了七年,也就是西元1457年,明代宗生了一場大病,徐有貞、石亨
跟宦官勾結起來,帶兵闖進皇宮,迎明英宗朱祁鎮復位。
歷史上把這件事稱作“奪門之
變”。沒多久,明代宗就死了。

明英宗復位後,對於謙在他被俘流亡的時候,幫他弟弟即位稱帝,心裏本來有氣,再加
上徐有貞、石亨一夥在他面前說了不少誣陷的話,竟下了狠心,給於謙加上個“謀反”的罪
名,把於謙殺害。

北京的百姓聽到于謙受冤被害,不論男女老少,個個傷心痛哭。
人們傳誦著于謙年輕時
候寫的一首《詠石灰》的詩:
  “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
粉骨碎身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人們認為,這正是於謙一生的寫照。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