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

左光鬥入獄


明神宗後期,有個官員名叫顧憲成,因為正直敢諫,得罪了明神宗,被撤了職。
他回到
無錫(今江蘇無錫)老家後,約了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在東門外東林書院講學。附近一些讀
書人聽到顧憲成學問好,都趕到無錫來聽他講學,把一所本來就不大的東林書院
擠得滿滿
的。顧憲成痛恨朝廷黑暗,在講學的時候,免不了議論起朝政,還批評一些當政的大臣。

過講學的人都說顧憲成議論得對,京城裏也有大臣支持他。
東林書院名聲越來越大。一些被
批評的官僚權貴卻對顧憲成恨得要命,把支持東林書院的人稱做“東林黨人”。
明熹宗剛即位的時候,一些支持東林黨的大臣掌了權,其中最有名望的要數楊漣和左光
鬥。
有一次,朝廷派左光鬥到京城附近視察,還負責那裏的科舉考試。

一天,北風刮得很緊,天上飄起了大雪。
左光鬥在官署裏喝了幾盅酒,忽然起了遊興。
他帶著幾個隨從,騎著馬到郊外去踏雪。
他們走著走著,見到一座古寺,環境十分幽靜,左
光鬥決定到裏面去休息一下。

他們下了馬,推開虛掩的寺門,進了古寺,只見左邊走廊邊的小房間裏,有個書生伏在
桌上打瞌睡,桌上還放著幾卷文稿。
左光鬥走近前去,拿起桌上的文稿細細看了起來。那文
稿不但字跡清秀,而且文辭精采,左光鬥看了不禁暗暗讚賞。
他放下文稿,正想轉身回去,
忽然想到,外面正下大雪,天氣嚴寒,那書生穿得那樣單薄,睡著了豈不要受涼,就毫不猶
豫地把自己身上披的那件貂皮披風解下來,輕輕地蓋在書生身上。

左光鬥退出門外,把門掩上,他打發隨從到寺裏和尚那裏去一打聽,才知道那書生名叫
史可法,是新到京城來應考的。左光鬥把這個名字暗暗記住。

到了考試那天,左光鬥進了廳堂。堂上的小吏高唱著考生的名字。
當小吏唱到史可法的
名字時,左光鬥注意看那個送試卷上來的考生,果然是那天寺裏見到的書生。左光鬥接過試
卷,當場把史可法評為第一名。

考試以後,左光鬥在他的官府接見史可法,勉勵了一番,又把他帶到後堂,見過左夫
人。他當著左夫人的面誇獎說:“我家幾個孩子都沒有才能。
將來繼承我的事業。全靠這個
小夥子了。”
打那以後,左光鬥和史可法建立了親密的師生關係。
史可法家裏貧窮,左光鬥要他住進
官府,親自指點他讀書。有時候,左光鬥處理公事到深更半夜,還跑到史可法的房間裏,兩
人興高采烈地討論起學問來,簡直不想睡覺。

左光鬥和楊漣一心一意想整頓朝政,但是明熹宗是個昏庸透頂的人。
他寵信一個很壞的
宦官魏忠賢,讓魏忠賢掌握特務機構東廠。
魏忠賢憑藉手中的特權,結黨營私,賣官受賄,
幹盡了壞事。
一些反對東林黨的官僚就投靠魏忠賢,結成一夥,歷史上把他們稱做“閹黨”
(閹音y?n,指太監)。
楊漣對閹黨的胡作非為氣憤不過,大膽上了一份奏章,揭發魏忠
賢二十四條罪狀。左光鬥也大力支持他。

這一來可捅了漏子。西元1625年,魏忠賢和他的閹黨勾結起來攻擊楊漣、左光鬥是
東林黨,羅織罪狀,把他們打進大牢,嚴刑逼供。

左光鬥被捕以後,史可法急得不知怎麼辦才好。
他每天從早到晚,在牢門外轉來轉去,
想找機會探望老師。可閹党把左光鬥看管得很嚴密,不讓人探望。

左光鬥在牢裏,任憑閹黨怎樣拷打,始終不肯屈服。
史可法聽說左光鬥被折磨得快要死
了,不顧自己的危險,拿了五十兩銀子去向獄卒苦苦哀求,只求見老師最後一面。
獄卒終於被史可法的誠意感動了,想辦法給史可法一個探監的機會。
當天晚上,史可法
換上一件破爛的短衣,扮著撿糞人的樣子,穿著草鞋,背著竹筐,手拿長鏟,由獄卒帶領著
進了牢監。

史可法找到左光鬥的牢房,只見左光鬥坐在角落裏,遍體鱗傷,臉已經被燒得認不清,
左腿腐爛得露出骨頭來。史可法見了,一陣心酸,走近前去,跪了下來,抱住左光鬥的腿,
不斷地抽泣。

左光鬥滿臉是傷,睜不開眼,但是他從哭泣聲裏聽出史可法來了。
他舉起手,用盡力氣
撥開眼皮,憤怒的眼光像要噴出火來。他罵著說:“蠢才!
這是什麼地方,你還來幹什麼!
國家的事糟到這步田地。
我已經完了,你還不顧死活地跑進來,萬一被他們發現,將來的事
靠誰幹?”
史可法還是抽泣著沒完。左光鬥狠狠地說:“再不走,我現在就乾脆收拾了你,省得奸
人動手。”說著,他真的摸起身邊的鐐銬,做出要砸過來的樣子。
史可法不敢再說話,只好忍住悲痛,從牢裏退了出來。

過了幾天,左光鬥和楊漣等終於被魏忠賢殺害。
史可法又花了一筆錢買通獄卒,把左光
鬥的屍體埋葬好了。
他想起牢裏的情景,總是情不自禁落下眼淚,說:“我老師的心腸,真
是鐵石鑄成的啊!”
 
Autho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