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

女詞人李清照


     金兵橫行中原,但是南宋王朝卻沒有絲毫抵抗的準備,宋高宗在行都揚州過著紙醉金迷 的生活。
西元1129年正月,金將宗翰帶兵南下,接連攻下許多城池,沿路南宋官員降的 降,逃的逃,金兵前鋒很快渡過淮河,逼近揚州。
宋高宗正在揚州行宮尋歡作樂,聽到金兵打來,才手忙腳亂帶了五六名親信太監,騎上 馬,一口氣狂奔到江邊,找到一隻小船,連夜渡江。
金兵在揚州大肆燒殺搶掠,最後放火把 揚州燒成一片焦土,才滿載掠奪到的財寶退回北方。
宋高宗逃到臨安,把黃潛善、汪伯彥撤了職,南宋朝廷發生了一場內訌。
金太宗見南宋 王朝腐敗可欺,這年十月,又派大將兀術大規模南侵,佔領了建康(今江蘇南京)。
宋高宗 聽說金兵追來,又從臨安逃到越州(今浙江紹興),從越州逃到明州(今浙江寧波)。
兀術 帶兵緊緊追趕,宋高宗走投無路,就乘著海船,漂洋過海逃到溫州。
直到金兵北撤,才回到 臨安。
金兵南下的殘暴掠奪,宋王朝的腐朽昏庸,給人民帶來了說不盡的苦難,許多人家遭受 了家破人亡的痛苦。
北宋著名女詞人李清照,也有同樣的悲苦遭遇。
李清照是曆城(今山東濟南)人,是我國著名女詞人。
她父親李格非也是個文學家,在 宋徽宗時期做過官,因為為人正直,又是蘇軾的學生,受到蔡京的打擊。
李清照從小受父親 的薰陶,十分愛好文學,喜歡吟詩作畫,特別是作詞方面,有很高的成就。
十八歲那年,她 結了婚。
她的丈夫趙明誠也是個官家子弟,夫妻倆志同道合,除都能詩善文外,還有一個共 同的愛好,就是收藏金石(古代銅器和石碑上鐫刻的文字書畫)。
這些文物既是我國古代的 精湛藝術,又保存著豐富的歷史材料。
那時候,趙明誠還在京城太學裏讀書。趙、李兩家雖然都擔任不小的官職,但不是豪富 人家,沒有多餘的錢讓他們購買文物。
這並不影響他們對金石的追求。每逢初一月半,趙明 誠請假回家,就拿了些衣服到當鋪裏去押半吊錢,到大相國寺去。
 大相國寺是東京最大的佛寺,那裏經常舉行廟會,在廟會上,擺滿著各種商品,也有出 賣書籍、古玩和碑帖字畫的。
趙明誠在那裏,看到中意的碑文字畫,就買下來。回到家裏, 和李清照一起細細整理、欣賞。夫妻倆把這件事當作他們生活上的最大樂趣。
過了兩年,趙明誠當了官,他把所得的官俸幾乎全花在購買金石圖書上,他的父親有一 些親戚朋友在國家的藏書閣裏工作,那裏有許多外面沒有流傳的古書刻本,趙明誠通過這些 親友,千方百計把它們借來摹寫。
這樣日積月累,他們家收藏的金石書畫越來越多。李清照 建立了書庫大櫥,編好目錄,發現有一點汙損,一定隨時整理好。
經過將近二十年的努力, 趙明誠完成了一部記載古代歷史文物的著作,叫《金石錄》。
 在國家動盪的年代,要埋頭整理文物已經不可能了。東京被金兵攻陷的時候,李清照和 趙明誠還在淄州(在今山東省)。
不久,風聲越來越緊,李清照跟著趙明誠到了建康。
他們 把最名貴的金石圖書,隨身帶走了十五車。
後來金兵攻下青州,李清照留在老家的十幾間文 物,竟被戰火燒成一堆灰燼。
到了建康以後,趙明誠接到詔令,被派到湖州當知府。
那時候,兵荒馬亂,李清照不可 能跟他上任。
臨走時候,李清照問丈夫說:“萬一金人再打過來,我該怎麼辦?” 趙明誠堅定地說:“瞧著辦吧。實在不行,你把傢俱衣被先放棄了;再不行,把書畫古 器丟了;但是有幾件珍貴的古代禮器,你可一定得親自保護好,要看作自己生命一樣。” 想不到趙明誠這一去,就得了一場瘧疾死去了。 李清照死了丈夫,她的傷心可別提了。
但是最要緊的還是繼承丈夫的遺志,把文物保護 好。
趙明誠有個妹婿在洪州(今江西南昌),那時候李清照身邊還有圖書二萬卷,金石刻本 二千卷,就托人帶到洪州。
沒有多久,金兵打到洪州,這些文物又不知去向。 趙明誠病重的時候,有個名叫張飛卿的學士來看望他,隨身帶著一個玉壺。
李清照是善 於鑒別文物的人,一眼就看出那玉壺並不真是玉制的,而是一種玉石製品。
後來,張飛卿把 那個壺帶走了。趙明誠死後,有人捕風捉影說趙明誠把名貴文物送給了金朝人。
這種謠言使 李清照大為冤屈,她想找朝廷申訴,但是宋高宗的小朝廷已經逃之夭夭了。 李清照為了逃難,到處奔走。
到她在紹興定居的時候,她身邊的文物散失的散失,被偷 的被愉,只留了一些殘簡零篇了。
 國家山河的破碎,珍貴文物的散失,對李清照的打擊實在太大了。
她把國破家亡的痛苦 寫成了許多詩詞,她的詞在藝術上有很高成就,有的還富有愛國精神。
她在一首詩裏表達了 她對南宋統治者渡江南逃的不滿。詩中說: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 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Author :